糖油粑粑

横刀立马

今夜没有更新........不过有微博盗来的狐狸图片😂😂😂😂😂不知道老叶的原身长不长这样哈哈哈哈

【叶蓝】灾难伴侣(一发完)

消防员叶and医生蓝



专业知识欠缺请见谅!



@小灯桑up 姑娘的点文











“活人有吗?”










声音隔着倒塌的石块到达耳边时,蓝河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不过被死死压住的左腿却反射性地被那声漫不经心的问候安抚住了,渐渐放松疼痛驱使下绷紧的肌肉。









“有啊!”蓝河笑着喘了口粗气,勉强抬起胳膊捏着从随身带着的折叠自拍杆上卸下来的钢管在头顶的石块上涌力敲了一声。








那人动作还挺快,没两下就挪开了压在头顶上的石块,蓝河的眼镜早就不知道碎成什么样儿了,他眯了眯眼睛,好不容易摸到那人伸下来的一只手,磕磕绊绊地爬了上去。










“你运气还挺好,刚好隔了这么块空间出来,”那人的声音中含了些懒散的笑意,“现在感觉怎么样。”







“是......运气不错,”蓝河有气无力地回答,眼前还是一片发黑,不过职业限制下的潜意识却促使他有条不紊地回答,“没什么大问题,可能有点高渗性脱水。”








那人没说话,蓝河却听见头顶一声带着些哑的轻笑。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啊。










意识渐渐回笼,蓝河觉出些不对来,抬头一看,乐了,还真是熟人来的。









蓝河,二十来岁,目前供职于某知名三甲医院,大好青年一名。








弯的,且已出柜。








半个月前,蓝河遭遇了自己职业生涯第一次医疗事故,也迎来了生平第一次对自己职业的动摇。









蓝河妈妈实在看不了自家温柔可爱的大宝贝儿整天郁郁寡欢的样子,连夜召集姐妹团给蓝河整了个相亲对象,把两个人打包送到了美丽祖国的西南部。








两天前,两人抵达阿坝。








而相亲对象,不巧,就是眼前这位,叶修同志,来自杭州的消防员同志。








按蓝妈妈的话来讲,都是为社会做贡献,有共同话题。








虽然对蓝妈妈不讲道理的拉郎配无语至极,不过蓝河还是对首长的话表示一定的赞同。








蓝河性格中有些习惯性的周致,叶修又相对散漫,简而言之,一个习惯照顾人,一个好养活,也算是一种合拍。








而且还真是都为社会做贡献。







到达阿坝的第三天晚上,两人入乡随俗,跟团进山参加篝火晚会,蓝河也只是独自往山里走了一小段路,地面便骤然震动起来。










“可以走了吗?”叶修微微躬身,注视着蓝河的眼睛,“待会儿可能还有余震。”











“........可以,走吧。”虽然知道叶修是为了照顾他眼镜碎掉,不过蓝河还是忍不住腹诽“你不知道作为同性这样看一个gay很容易让人沉迷你的皮囊吗”!










叶修这个弯的比直男还像直男,看蓝河能站起来了之后,便揽着蓝河的肩把人往外带。









凌晨时分,刚刚历经劫难的山区安静得很,再加上蓝河“重伤未愈”,两个人走得慢得很。







“你怎么也进来了?”蓝河像是想了很久,慢慢地问出来,“之前你不还在晚会那边吗?”









“藏族朋友太热情啊,我这酒量完全把不住啊,”叶修轻轻笑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蓝河在夜里白得发亮的侧脸,声音低下来,“找你救场啊。”








听到这个,蓝河也忍不住笑了。藏族人民的确热情,这些天叶修的酒量完全靠自己救场。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在地震中绷紧的气氛似乎也逐渐化在九寨沟依然和软的夜风中。









走了没多远,两人突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呜咽声,两人对视一眼走近,合力搬来一块大石头后一看,好家伙,这不是团里那广州来的小朋友吗。









小家伙挺肉乎的,性格又讨喜,跟他俩关系蛮好。别说,叶修看着散漫,小孩子缘倒挺好。







小胖墩小腿被石块给划出血了,又疼又害怕,抱着蓝河直哭,还好,蓝河检查了一下,骨头没出什么问题。








“一个人跑出来?”叶修顾忌着蓝河身上细细碎碎的伤,伸手接过小胖子,问他,“有家人陪着吗?”









“没有,我出来尿尿,”小胖子揉揉眼睛,眼泪倒是没流了,不过声音还带着哭腔,“我还可以看见爸爸妈妈嘛?”









“肯定可以的,”叶修语气随意,却又笃定,还不忘调侃小朋友,“果然五岁比四岁要长大了,还知道到没有人的地方尿尿,听你妈妈说四岁的时候还尿床的。”








“她她她她瞎说!”小胖子颇有自尊心,红着脸捏着小拳头反驳。














蓝河听着这一大一小你说我捧我讲你逗的,心里好笑,脸上也浮上笑意。









只是多了个小胖子,两人原本就不快的速度又拖慢了,而且进来的路早就不通了,三人只得绕路,努力搜寻救援点。








路上果然有余震,叶修反应快蓝河一步,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拽开蓝河,自己的左腿却被砸下来的石块砸个正着。







蓝河惦记着给他看看,心里内疚得要死,他倒是无所谓,拉着蓝河一瘸一拐地“健步如飞”,一边走着一边还不忘指挥蓝河用钢管敲击石堆看看有没有幸存者。









沿途果真有幸存者微弱的回应,叶修没再停下来,只是一一记住了位置,答应着一会儿叫人过来。










三个人磕磕碰碰走了几个小时,从深夜走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总算找到了救援点。









刚刚小心地把睡熟的孩子交给医护人员,蓝河还没来得及拉着这人去简单包扎一下,叶修就迅速找到了相关人语带着人往刚刚过来的路上找幸存者,蓝河懒得想更多了,连忙也跟上。










等两个人依次客串完救援人员,运输人员,医护人员,甚至还给电视台的搭了个摄影机机架,终于能坐下喝了口水之后,太阳已然高悬。








“诶,叶修,”蓝河简单地给叶修处理了一下伤口,咬着牙坐到他旁边的地上,眸色认真,“作为消防员,你现在并不在岗位上。”








所以为什么可以立马投入仿佛全部生命的热情?








所做的这一切明明都难以为人知晓。







叶修看了他一眼,语气轻松:“可能是作为中国公民的良心?”










“只是出于良心的话,即使你不立刻把我和小胖子救出来,事后去找救援人员过来也不违背,更何况跑了这么一早上。”蓝河微微眯起眼睛,显然不允许他蒙混过关。







他是真的想知道,半个月前的茫然和动摇还在眼前。











“好吧,”叶修无奈,沉默了半晌后,开口,“虽然老是讲道理很烦,但我这只能讲道理了啊。”











“出于良心是一方面,出于职业也同样。”










“行行有行行的难处,不管是艰难还是赞美,都是咱们站到这个岗位开始就有的准备,时刻在岗位上,也是我们的责任。”










“话又说回来啊,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小蓝同志啊,刚刚在医护那边你可是最积极的一块砖啊。”











“集体永远欢迎你,从心而发的责任感,我们一直

是一样的。”











.........









真是。









蓝河在心里笑起来,面上却依旧严肃:“叶修同志说的是,俗话说革命战士一块瓦,哪里需要哪里码,走吧,奉献自我!”









“等等,还有一件事没跟战友交代,”叶修勾起唇角,拉住了蓝河的手腕,“其实我救你呢,也不只是出于中国公民的良心和责任,还有一点。”









“什么?”











“我很中意你啊。”











中意你所有的市井之中温柔体贴。






也中意你所有的心系大家勇往直前。








end






由于本人不太了解医生和消防员的职业,再加上还是个纯文科生😭🙈所以情节上采取了避开专业知识的处理




想写出平名英雄的坦然(叶修)和偶尔挣扎潜意识坚定(蓝蓝)却好像没写出来.........



抱歉!!!多多包涵!




另外@小灯桑up 姑娘如果觉得不太合意的话请留下生日日期,我看看我还有没有补救的机会😂😂😂😂



明天继续写点文(还有四篇还是三篇来着)



加油!!!









也许是一个非常随便的点文

😘😘😘😘🙈🙈🙈500fo点文!


其实好像一半都是lof抽风派送的僵尸粉,哈哈哈哈哈不过不管啦!


cp就是叶蓝和石花或者奥尤啦(目前好像也只写过这几对cp,主要还是叶蓝偏多)



篇数不限



h除外!(哈哈哈我没肾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肝得出)





如果没有的话我就放飞自我随心所欲啦啦啦




本次点文结束啦!开始闭关写点文!



少天生日快乐哟!!!

【奥尤】【ABO】性冷淡(2)

性冷淡Alpha和性冷淡Omega之间的相亲



总觉得奥尤之间有种莫名其妙的粘腻色气



明明是两个无比正直的人












‪4:30‬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很好,显然自己的约会对象赴约的意愿也并不强烈。







奥塔别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神情平淡。








作为一名二十八岁还没有伴侣,甚至连恋爱经验也没有的Alpha,奥塔别克的朋友一向热衷于照顾他的感情生活。不过显然大多omega们都无法接受一位在自己发情期时也无法感知信息素的,毫无情趣的Alpha伴侣,因此,他现在仍是独身一人。







“去试一试吧奥塔别克,”被伴侣的信息素环绕的omega温柔地笑着,“相信我,尤里非常适合你。”









......










实际上,如果只看外表的话,尤里·普利塞提的确是一个非常迷人的omega。从白皙的皮肤到柔顺的金发,即使是冷冰冰撩起的湖绿眼眸,也使人宁愿死溺于其中晃动的水波。







只是,作为一个患有深度厌A症且无法释放信息素,没有发情期的omega,尤里爱情的小玫瑰花,依旧还没等到发芽的春天。








但第一次操持朋友感情生活的胜生勇利先生,却敏锐地察觉了两个朋友间,除了共同区域障碍之外的某些可能性。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勇利的确比自己的法定伴侣要高明许多。














“...奥塔别克·阿尔京?”一个有些微妙烦躁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是的。”奥塔别克把漫无目的的目光从广场上的鸽子收回到在说话的人身上,礼貌地回答。








平淡无奇。





在心里简短地做了一个评价后,尤里摘掉棒球帽坐到奥塔别克对面,托着下巴毫不客气地审视自己的约会对象:“尤里·普利塞提。”







嗯?








奥塔别克眉梢微不可察地一挑,默认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自我介绍。








该死的,到底要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你......现在和胜生勇利那个笨蛋在一个幼儿园?”尤里烦躁地搅了搅杯子里的水,根据芭比切娃小姐十分钟前地指示,生涩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音节。







“是的。”被审问的人自动忽略了约会对象对于自己的omega同事的评价,回答简明扼要。








客观上来说,阿尔京先生感情生活上数次失败的开始绝不仅仅归咎于生理上的缺陷,显而易见的,还有他与普通东欧男性不同的严谨与沉闷。








莫斯科的人们大都多情,东欧大陆上热情的omega们显然无法适应颇为冷峻的奥塔别克·阿尔京。








但尤里·普利塞提却是意料之外,也是推测之中的与众不同。








在普利塞提先生的世界观里,被下半身支配的Alpha是笨蛋,被笨蛋控制的omega是傻瓜,虽然他自己也是一名适龄omega。









对于大多数的omega而言,人生的轨迹就是在适当的年龄跟莫名其妙的Alpha缔结标记,然后放弃独立的公民生活,为法定丈夫处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家务,再生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小土豆,最终拿到一枚政府颁发的“英雄父亲”勋章......









噢,谢天谢地。










尤里每每莫名其妙地把思绪绕到这里,总是能压下心头烦躁的情绪,无比真诚地感谢自己生理上的缺陷。






毕竟尤里·普利塞提,宁可孤身一人,也不想面无表情地去领什么狗屁勋章。







即使大多Alpha希望在身体上透支完自己的omega后,再进一步获得伴侣精神上的附庸。








存在于世界创造伊始,这就是Alpha的劣根性。








但奥塔别克却让患有深度厌A症的尤里潜意识里不自觉地暂时放下对Alpha种群的偏见。









他不明白这种差别对待从何而来,他只知道在约会对象平静深邃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时,胸腔中那团焦躁的火焰得到了短暂的安慰。









居然被笨蛋胜生勇利猜中了。









一定只是因为这个人看着像个忠厚的老实人,说不定是个潜在的直A癌。








尤里·普利塞提懒得去探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只是默默地咽下了那句“看完了您可以滚了”,干巴巴地挤出一句:“米拉说...你以前在部队当过兵?”







奥塔别克握着杯子的手一顿,食指绷出微微突显的指节。








“是的,”奥塔别克松开手指,眸色平静,“五年前曾经服过兵役。”









嗯?






尤里抬起头,眼眸里湖绿的水光动了动。








“...咳,”社交能力稍微欠缺的omega垂下眼,生硬地转移话题,“那个...幼儿园的小笨蛋们是不是很烦人?”









约会对象的体贴其实笨拙,可严谨沉默的奥塔别克却受用无比。








“...小朋友们非常可爱,普利塞提先生,”他微微勾起嘴角,“希望下次能邀请您去幼儿园参观。”







谁要去傻瓜幼儿园啊,丑陋的小土豆们肯定一点都不可爱!







尤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些尴尬,只好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一边低着头猛戳杯子里的柠檬。







“普利塞提先生,虽然您大概不喜欢这次约会,”奥塔别克坐直了身体,“,但在尊重您意愿的前提下,我仍然希望您能考虑我的请求。”








哼,你凭什么猜测我的感受?











尤里·普利塞提冷着脸地喝掉玻璃杯里柠檬水,正准备恶狠狠地奚落他一番,却听见严肃冷静的约会对象

无比严肃的补充。




“或许有些冒昧,”不苟言笑的哈萨克骑士面色仍旧冷肃,只是那双眼睛已然暗暗染上黄昏的光晕,“但我仍然希望保留下一次与您约会的权利。”









tbc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好喜欢斗地主一定是坑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蓝】饲养一只九尾狐(九)

世界观虚构!虚构!虚构!


小妖精叶and饲养员蓝


采精补阳嘿嘿嘿









蓝河恶狠狠地关上门,回头就看见某只狐狸半靠在床头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看什么看!”蓝河有点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眼尾气势汹汹地勾着,“快点调息!一会儿微草的同事就该来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胆子还真挺大的,”叶修顺手从床头拿了烟盒过来,弹出一根叼着,眼底透着明灭的笑意,“他们人挺多的,灵武器也还算像样,万一强攻进来,小朋友,咱俩真就要相约孟婆汤了。”






“我哪有那么笨的,”蓝河翻了个白眼,利落地抽走叶修叼着的烟扔进垃圾桶,“这段时间霸图的领导班子在跟微草搞培训,之前医生过来的时候说还有二十分钟过来,肯定不会差的,我看了表的好伐!”







话音刚落,刚刚差点儿被暴力侵袭的门又被敲响了。






“我说吧。”蓝河眨眨眼,麻溜儿开门去了。







叶修无奈,目光含着自难言明的温柔落下他嘚瑟的背影上。








一开门,果然是微草的人。








还是挺牛掰的人。








“门口怎么回事儿?”王杰希点点头示意下属架仪器,直奔主题,“看到我们就跑了,我按你说的,没追。”







“可能是来提前祝我们狗年快乐的?”叶修挑眉,屈着修长的手指在床沿敲了敲,戏谑地看了蓝河一眼,“然后被我们热烈的鞭炮声给乐着了。”







“.....”王杰希懒得跟他贫,看他全须全尾还算齐整,心下松了口气,顺着他的目光看见蓝河,愣了愣,而后很快反应过来,礼貌地朝蓝河伸出只手,“你好。”







蓝河没看见,叶修可是看见了首都地区负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忧虑,惊讶,甚至欣慰。







叶修微微皱眉。







“......您好!”蓝河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同样礼貌地笑起来,“久仰。”








“对了,初次见面,”王杰希从皮带扣上解下一枚小小的玉符递给蓝河,“不成敬意。”








!!!







这种不苟言笑的长辈发红包的感觉是什么鬼?!?







蓝河受宠若惊。







蓝河刚入行没多久,还没跟王杰希这类领导们直接接触过,这一下就接份儿礼......难道是这位负责人的惯例?








不过王杰希的年龄保守估计也不会比传说中的叶秋小多少,还真可以说是长辈了。








“......谢谢您。”蓝河暗自平复心情,落落大方地接了,“您破费了。”









“不客气,”王杰希倒是淡定,“物归原主而已。”








啊?







蓝河茫然。









“我先走了,”王杰希显然也没打算等他反应过来,,也没打算回应叶修深意探究的眼神,朝前妖首点点头,“行了,你们明天早上就回去吧,报告我处理,最近这边儿也不太平。”







“什么状况?”叶修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回头再说。”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扔下这么一句话就带着手下走了。








.........








“给我看看。”叶修只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又是往常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朝蓝河勾了勾手。







“哦。”蓝河老老实实地递过去。







也不算太特别啊,叶修的指尖轻轻拂过玉符面上的花纹。








不过这么一股子熟悉的感觉又是什么鬼?










“收着吧。”叶修把玉符递给蓝河,“回头找个绳子挂一下。”







蓝河接过来,想问些什么,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要问些什么。











凌晨五点的北京已经觉醒,一人一狐才相继入眠,而放在床头柜上的玉符,隐晦地闪过一阵蓝光。










........








第二天早上蓝河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找了一圈却不见叶修的踪影,心下一凉。







“叶修?”蓝河拉开浴室的门。







“叶修你在吗?”蓝河打开衣柜。







“叶修?”





..........







不会是被昨天那伙人抓去做狐皮大衣了吧???









蓝河东翻翻西找找,焦头烂额,正打算联系蓝雨和微草的相关负责人时,鬼使神差地掀开叶修床上的被子,呆住了。









一只毛绒绒,肥嘟嘟的幼年白狐,拱在枕头边上,睡得那叫一个四仰八叉,边睡还边蹬腿。








别说,还真是有点嚣张的可爱。







tbc





发现自己埋的伏笔自己都看不出来🤦‍♂️😭😂😂

今晚更新!😘更新时间大致会在晚上十点或者中午,哈哈哈哈因为我基本上是晚上写一半,十点睡觉,第二天写到中午,发完之后接着睡觉,做个健康好宝宝😂😂😂



划掉嘤嘤嘤

要食言了明天更新(遁走!)😭

【叶蓝】饲养一只九尾狐(八)

虚构!虚构!虚构!


九尾狐叶and饲养员蓝


采精补阳嘿嘿嘿









“小蓝?”叶修哑着嗓子叫了一声,喉咙有点艰涩。






“......嗯,你醒啦……要喝水吗?”蓝河
的声音有点发闷,他显然也知道妖兽夜视能力高,忙垂下头用力眨眨眼,试图抹掉眼周边那一抹薄红。








“......怎么了?微草不认蓝雨的医保吗?”叶修拉住慌不择路起身要去倒水的疗兽师,不轻不重地开了个玩笑,“小蓝怎么不开心?”








“你还贫......”蓝河有点无力,沉默了半晌,终于问了出来,“那个......你用了替伤术?”










现如今的散灵枪也早就做了改进,除了在对妖兽的攻击加强化之外,对人类也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伤害。








蓝河原以为他们没胆子用高配的,毕竟人类在九界中的地位比较特殊,但他没想到他们真这么胆大包天。









他更没想到的是,叶修会用替伤术。









说实话,蓝河之前一直搞不明白替伤术被发明出来的原因,现在更想凑死发明替伤术的人。既不能加强输出,又不能减少伤害,只能悄不啦叽把对别人的伤害转移到自己身上,关键是还必须是没有亲缘关系的才能用。








这不就是用来谈情说爱的嘛!








有恋爱谈了不起啊!








一直母胎solo的蓝河愤愤不平地在人生短短二十几年里翻过本科教材、研究生教材、初级上岗教材、提升教材等等辅导资料上关于替伤术的介绍。







然而现在十分后悔当时没有好好看书,觉察症状,阻止叶修这个头号大傻子。









他这具肉体凡胎该受的,一溜儿不少地砸在叶修的神魂上。







他想要给这只不要命的死狐狸臭骂一顿,却怎这么也骂不出口。







千言万语,只化成一句:







“......图什么?”








你个傻子,人家大难临头都各自飞了,活了这么些年你怎么还不晓得这个道理。









“我哪儿知道啊,”叶修轻轻点了点蓝河的额头,想说就是舍不得你这小身板啊,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暧昧过头了,微微挑眉,笑得一脸欠揍,“怎么着?”








话说得糙,但也是真话。








叶修的确不知道自己干嘛用替伤术。









他虽然活得像个性冷淡,但也不是真的不通情爱,他只是觉得,自己和蓝河之间有着许多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地只接受蓝河一个人的精气,理所当然地认识相熟,理所当然地赖在他家里,理所当然地在见王杰希之前用一次自己从来就觉得黏糊的替伤术.......就连刚才戳他额头的动作也好像做了千万遍。







可是他又确定蓝河以前没在他妖生里出现过,连个水花儿都没打起过的。








着实是可疑。







叶修皱了皱眉。









蓝河看着这只死狐狸拽完之后就开始发呆装死,想给他脸上掐一把,可是心里又悄悄地怕把这副好皮囊掐坏。






而且......







乱跳个什么劲啊!!!蓝河羞愤地捂住自己没出息狂跳的胸口。








叶修本来想逗他一把,刚要开口,门却被敲响了。







“刚刚我联系了微草的医疗部给你做二次神疗肯定是他们来啦!”蓝河如释重负跑去开门。








“也有可能是来斩草除根善后的。”叶修懒懒地靠在床头,十分好心地提醒。






........






什么?







蓝河放在门把手上的手一顿,片刻后,他折回来从电视机柜旁边的小桌上抄起一个花瓶,扔了一把爆炸符进去。






门口严阵以待叶修阴谋的一群人看门突然开了愣了一把,还没来得及开始阴谋论推演就被一大花瓶子砸懵了。







哦,还有一句:








“mmp真以为小爷我好惹吗来一个干死一个来两个干死一双好伐!”








叶修目瞪口呆。









门外鞭炮响得,真是喜大普奔,热闹得不行。





tbc


很久没更新的后果还有感情部分完全懵逼了




有些不知自己在云什么



包涵🙏











明天中午更新!(因为今天跟家里人出去了所以很晚才开始写,然而现在困成🐶,😭包涵🙏)


另外作者发誓再也不做短小君!!!哼!




嘤嘤嘤好像还是短小君


不知道得了什么疾病一看自己以前写的文排版挤在一起就会觉得浑身尴尬😂🤦‍♂️好想删文好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