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生命在于运动(上)

之前那篇一样的设定,还没搞在一起的时候

高三叶x高三蓝

艰难复健


(一)


古语有云:高中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模拟考和运动会,由此可见,运动会拥有十分重要的奶妈地位。


     ——来自人民哲学家修·十分牛逼·叶



(二)

“沐橙姐,”蓝河抄着叶修的毛巾抹了把汗,递了个杯子过去,“先凑合凑合?”



苏沐橙的运气不太好,千年等一回才等来一场运动会,刚想展示一下深藏不露的街道马拉松选手潜力,大姨妈就撞了上来。不过她倒也蛮乐观的,挺乐呵地在班级点看场子。


蓝河看她捂着小腹,脸色不太好,大概猜了出来,又怕她还有什么不舒服,于是默默地跑到女生宿舍楼底下,从宿管阿姨那里磨了杯红糖水过来。



“谢谢啦!”苏沐橙惊喜,笑眯眯地接过印着荣耀LOGO的大马克杯。她们班里多是妖魔鬼怪,像小蓝同学这样善良耿直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男性同胞,已经几乎绝种了......




不过也没差,反正在某个大心脏的忽悠下,蓝河同学已经有半个身子要入赘了。




当然,适量的打探还是必要的。




这绝不是八卦!!!




“蓝河大大怎么这么细心?”苏沐橙捧着杯子,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是有喜欢的小可爱了吗?”



小可爱......




蓝河眼前不知道为什么冒出了头上顶了两只奶黄色猫耳朵的某学神招牌嘲讽脸。



有点尬......




可是真他娘的可爱啊!!!




“咳,这个...嗯...怎么说...”蓝河可疑地顿了一下,脊背绷紧,忙解释,“我家里挺多姐姐的,从小到大...嗯...言传身教?”



“这样啊......”苏沐橙假装没有看见他染了层红的耳尖和闪烁的眼神,托着下巴打量不远处被体育老师抓壮丁的叶修,细长的眉愉悦的挑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蓝河突然觉得......让全校99%的男生小鹿乱撞的苏沐橙同学,此刻的表情特别像使坏的叶修?




难道是耳濡目染妹随大哥?



微妙。



(三)



“怎么样?”蓝河来得略迟,忙拽着把一铅球扔到裁判脚下的叶修,颇为期待。



叶修在体育方面吧,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涉猎颇多,都不太精。但是迫于体育委员苏沐橙的淫威,不得不跟隔壁班韩文清同学在铅球项目上同台竞技。




蓝河大大对此表示......




实在是太想看了啊!




“...”叶修微妙地沉默了一下,伸手搂住蓝河的肩膀往场外走,“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说时迟那时快,广播站踊跃分子张佳乐同学清亮的声音及时响起:“高三组铅球比赛,男子组第一名韩文清,第二名...叶修!其余名次空缺......”




蓝河:......欸?



“我靠大孙你知道叶不修怎么第二的吗?因为老韩往哪里一站其他的人都自动退赛了啊!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等......”




蓝河:“......”




叶修听着高三一枝花丧心病狂的笑声,表情微妙不可捉摸。



过了一会儿,广播里叮啦哐当响了一阵。



“我靠大孙你居然没告诉我广播没关?我要揍你!!!”



“我还以为你知道来着......”




“啊啊啊啊啊啊......”





结果估摸着人家腻腻歪歪掐架去了,啪一下电流声,声音就没了。



“那什么,”蓝河轻轻咳了一声,忍笑安慰,“第二名挺好的,还是前三名呢。”




可是小天使...参赛的也就两个人啊喂!




叶修显然并不想在这个人生污点纠结,在决定下次给孙哲平安排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七八个漂亮女前桌后桌旁桌后,生硬而又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吃瓜吗?”




......



“吃!”


(四)



说起吃瓜啊。



蓝河大大表示,这真他妈是一段孽缘。




他转来的时候正是大夏天,本来以为江浙一带小桥流水还能凉快点,结果来了之后只想朝天大喊一声妈卖批然后去瓜棚吃瓜。


说到瓜棚,问题就来了,请问:作为一所拥有数不清的证书和大金牌的省重点中学,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是什么?




来自重点三班的班长王杰希同学在整理好胸前的红领巾后代表全校的傻孩子们严肃抢答:瓜棚!!!





是的,夏天卖冰西瓜冬天卖烤地瓜的瓜棚,那绝对是全校人民的宠妃,以至于一百米短跑小飞机蓝河在被同桌安利完狂奔过来之后,也就只剩一个瓜了。




“瓜总来个瓜。”



“老板......要一个瓜。”

......



欸?

蓝河一顿,准备用眼神震慑竞拍对手。



仿佛正在争夺一颗溜光水绿的巨大祖母绿。


“那什么,咳,就这一个瓜了啊,”对面那人被蓝河凶巴巴的眼神给逗乐了,懒洋洋地屈起修长的食指敲了敲瓜皮,“哟,好瓜啊,要不您尊个老,明儿再来?”



不是吧......



蓝河内心哀嚎看了一眼他左手夹着的烟,决定暂时不和老烟枪抢瓜。



万一他一急了啪叽喷自个儿一脸二手烟咋整?



是的,男人嘛,关键时候,得会忍。



蓝河泄气地捞了一把汗湿的头毛,耷拉着脑袋瓜往回走。



背影单薄蹒跚,特像一毛耷耷的落水猫。



还没感伤多久,那人不知道是大发善心还是像撸一把落水猫怎么的,突然挺好心地叫住了他:“你要不介意......咱俩吃一个怎么样?”




“......”蓝河脚步一顿,眼神冷静毫无波澜,“男人,尊严很重要。”


“所以?”那人懒洋洋地倚在墙上,挑挑眉。








两分钟后




“您这刀功真不错。”蓝河接过叶修递过来的半边瓜,由衷赞叹,“这齐整的。”


“哪里,”叶修随手拿了块抹布擦干净指尖上透红的西瓜汁水,还挺谦虚的,“还是瓜总教得好。”


“谦虚什么......啊!”蓝河捧脸,“好甜!”


叶修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刀漂亮地转了一圈儿,琢磨着再切他一半儿。

这家伙儿,表情倒是正经挺丰富。




......




缘分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从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到每天跨越文理科楼腻歪在一起,也许真的只需要一个精品麒麟瓜。


                ——来自瓜总20XX年度广告



……

“来,接着。”叶修叼着烟,手下娴熟地雕了朵西瓜花,拿刀挑着递到蓝河嘴边,“今天有点雕颓了。”


“挺好的呀,”蓝河就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咬掉西瓜花外层的花瓣,“完美贯彻工匠精神!”




“那是啊,技术这种东西还是练出来的,明天超越自我,给你雕个蛤蟆。”叶修从蓝河衬衫胸前的口袋里扯了块手帕,擦吧擦吧又塞回去。







“瓜总来个大西瓜,要超超超超大的!!!我跟您说您昨天那瓜稍微老了点,今天要新鲜的,哎对,就那边那个,我眼光那绝对,想当年我......我靠,叶不羞你个老不修居然在这里谈情说爱???!!!快过来人体肉搏PKPKPKPKPK……”




tbc



九尾狐可能还要几天,因为……


时间久远我有点忘了……(捂脸!)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