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饲养一只九尾狐(九)

世界观虚构!虚构!虚构!


小妖精叶and饲养员蓝


采精补阳嘿嘿嘿









蓝河恶狠狠地关上门,回头就看见某只狐狸半靠在床头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看什么看!”蓝河有点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眼尾气势汹汹地勾着,“快点调息!一会儿微草的同事就该来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胆子还真挺大的,”叶修顺手从床头拿了烟盒过来,弹出一根叼着,眼底透着明灭的笑意,“他们人挺多的,灵武器也还算像样,万一强攻进来,小朋友,咱俩真就要相约孟婆汤了。”






“我哪有那么笨的,”蓝河翻了个白眼,利落地抽走叶修叼着的烟扔进垃圾桶,“这段时间霸图的领导班子在跟微草搞培训,之前医生过来的时候说还有二十分钟过来,肯定不会差的,我看了表的好伐!”







话音刚落,刚刚差点儿被暴力侵袭的门又被敲响了。






“我说吧。”蓝河眨眨眼,麻溜儿开门去了。







叶修无奈,目光含着自难言明的温柔落下他嘚瑟的背影上。








一开门,果然是微草的人。








还是挺牛掰的人。








“门口怎么回事儿?”王杰希点点头示意下属架仪器,直奔主题,“看到我们就跑了,我按你说的,没追。”







“可能是来提前祝我们狗年快乐的?”叶修挑眉,屈着修长的手指在床沿敲了敲,戏谑地看了蓝河一眼,“然后被我们热烈的鞭炮声给乐着了。”







“.....”王杰希懒得跟他贫,看他全须全尾还算齐整,心下松了口气,顺着他的目光看见蓝河,愣了愣,而后很快反应过来,礼貌地朝蓝河伸出只手,“你好。”







蓝河没看见,叶修可是看见了首都地区负责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忧虑,惊讶,甚至欣慰。







叶修微微皱眉。







“......您好!”蓝河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同样礼貌地笑起来,“久仰。”








“对了,初次见面,”王杰希从皮带扣上解下一枚小小的玉符递给蓝河,“不成敬意。”








!!!







这种不苟言笑的长辈发红包的感觉是什么鬼?!?







蓝河受宠若惊。







蓝河刚入行没多久,还没跟王杰希这类领导们直接接触过,这一下就接份儿礼......难道是这位负责人的惯例?








不过王杰希的年龄保守估计也不会比传说中的叶秋小多少,还真可以说是长辈了。








“......谢谢您。”蓝河暗自平复心情,落落大方地接了,“您破费了。”









“不客气,”王杰希倒是淡定,“物归原主而已。”








啊?







蓝河茫然。









“我先走了,”王杰希显然也没打算等他反应过来,,也没打算回应叶修深意探究的眼神,朝前妖首点点头,“行了,你们明天早上就回去吧,报告我处理,最近这边儿也不太平。”







“什么状况?”叶修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回头再说。”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扔下这么一句话就带着手下走了。








.........








“给我看看。”叶修只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又是往常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朝蓝河勾了勾手。







“哦。”蓝河老老实实地递过去。







也不算太特别啊,叶修的指尖轻轻拂过玉符面上的花纹。








不过这么一股子熟悉的感觉又是什么鬼?










“收着吧。”叶修把玉符递给蓝河,“回头找个绳子挂一下。”







蓝河接过来,想问些什么,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要问些什么。











凌晨五点的北京已经觉醒,一人一狐才相继入眠,而放在床头柜上的玉符,隐晦地闪过一阵蓝光。










........








第二天早上蓝河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找了一圈却不见叶修的踪影,心下一凉。







“叶修?”蓝河拉开浴室的门。







“叶修你在吗?”蓝河打开衣柜。







“叶修?”





..........







不会是被昨天那伙人抓去做狐皮大衣了吧???









蓝河东翻翻西找找,焦头烂额,正打算联系蓝雨和微草的相关负责人时,鬼使神差地掀开叶修床上的被子,呆住了。









一只毛绒绒,肥嘟嘟的幼年白狐,拱在枕头边上,睡得那叫一个四仰八叉,边睡还边蹬腿。








别说,还真是有点嚣张的可爱。







tbc





发现自己埋的伏笔自己都看不出来🤦‍♂️😭😂😂

评论(1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