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油粑粑

横刀立马

【奥尤】【ABO】性冷淡(2)

性冷淡Alpha和性冷淡Omega之间的相亲



总觉得奥尤之间有种莫名其妙的粘腻色气



明明是两个无比正直的人












‪4:30‬





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很好,显然自己的约会对象赴约的意愿也并不强烈。







奥塔别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神情平淡。








作为一名二十八岁还没有伴侣,甚至连恋爱经验也没有的Alpha,奥塔别克的朋友一向热衷于照顾他的感情生活。不过显然大多omega们都无法接受一位在自己发情期时也无法感知信息素的,毫无情趣的Alpha伴侣,因此,他现在仍是独身一人。







“去试一试吧奥塔别克,”被伴侣的信息素环绕的omega温柔地笑着,“相信我,尤里非常适合你。”









......










实际上,如果只看外表的话,尤里·普利塞提的确是一个非常迷人的omega。从白皙的皮肤到柔顺的金发,即使是冷冰冰撩起的湖绿眼眸,也使人宁愿死溺于其中晃动的水波。







只是,作为一个患有深度厌A症且无法释放信息素,没有发情期的omega,尤里爱情的小玫瑰花,依旧还没等到发芽的春天。








但第一次操持朋友感情生活的胜生勇利先生,却敏锐地察觉了两个朋友间,除了共同区域障碍之外的某些可能性。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勇利的确比自己的法定伴侣要高明许多。














“...奥塔别克·阿尔京?”一个有些微妙烦躁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是的。”奥塔别克把漫无目的的目光从广场上的鸽子收回到在说话的人身上,礼貌地回答。








平淡无奇。





在心里简短地做了一个评价后,尤里摘掉棒球帽坐到奥塔别克对面,托着下巴毫不客气地审视自己的约会对象:“尤里·普利塞提。”







嗯?








奥塔别克眉梢微不可察地一挑,默认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自我介绍。








该死的,到底要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你......现在和胜生勇利那个笨蛋在一个幼儿园?”尤里烦躁地搅了搅杯子里的水,根据芭比切娃小姐十分钟前地指示,生涩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音节。







“是的。”被审问的人自动忽略了约会对象对于自己的omega同事的评价,回答简明扼要。








客观上来说,阿尔京先生感情生活上数次失败的开始绝不仅仅归咎于生理上的缺陷,显而易见的,还有他与普通东欧男性不同的严谨与沉闷。








莫斯科的人们大都多情,东欧大陆上热情的omega们显然无法适应颇为冷峻的奥塔别克·阿尔京。








但尤里·普利塞提却是意料之外,也是推测之中的与众不同。








在普利塞提先生的世界观里,被下半身支配的Alpha是笨蛋,被笨蛋控制的omega是傻瓜,虽然他自己也是一名适龄omega。









对于大多数的omega而言,人生的轨迹就是在适当的年龄跟莫名其妙的Alpha缔结标记,然后放弃独立的公民生活,为法定丈夫处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家务,再生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小土豆,最终拿到一枚政府颁发的“英雄父亲”勋章......









噢,谢天谢地。










尤里每每莫名其妙地把思绪绕到这里,总是能压下心头烦躁的情绪,无比真诚地感谢自己生理上的缺陷。






毕竟尤里·普利塞提,宁可孤身一人,也不想面无表情地去领什么狗屁勋章。







即使大多Alpha希望在身体上透支完自己的omega后,再进一步获得伴侣精神上的附庸。








存在于世界创造伊始,这就是Alpha的劣根性。








但奥塔别克却让患有深度厌A症的尤里潜意识里不自觉地暂时放下对Alpha种群的偏见。









他不明白这种差别对待从何而来,他只知道在约会对象平静深邃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时,胸腔中那团焦躁的火焰得到了短暂的安慰。









居然被笨蛋胜生勇利猜中了。









一定只是因为这个人看着像个忠厚的老实人,说不定是个潜在的直A癌。








尤里·普利塞提懒得去探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只是默默地咽下了那句“看完了您可以滚了”,干巴巴地挤出一句:“米拉说...你以前在部队当过兵?”







奥塔别克握着杯子的手一顿,食指绷出微微突显的指节。








“是的,”奥塔别克松开手指,眸色平静,“五年前曾经服过兵役。”









嗯?






尤里抬起头,眼眸里湖绿的水光动了动。








“...咳,”社交能力稍微欠缺的omega垂下眼,生硬地转移话题,“那个...幼儿园的小笨蛋们是不是很烦人?”









约会对象的体贴其实笨拙,可严谨沉默的奥塔别克却受用无比。








“...小朋友们非常可爱,普利塞提先生,”他微微勾起嘴角,“希望下次能邀请您去幼儿园参观。”







谁要去傻瓜幼儿园啊,丑陋的小土豆们肯定一点都不可爱!







尤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些尴尬,只好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一边低着头猛戳杯子里的柠檬。







“普利塞提先生,虽然您大概不喜欢这次约会,”奥塔别克坐直了身体,“,但在尊重您意愿的前提下,我仍然希望您能考虑我的请求。”








哼,你凭什么猜测我的感受?











尤里·普利塞提冷着脸地喝掉玻璃杯里柠檬水,正准备恶狠狠地奚落他一番,却听见严肃冷静的约会对象

无比严肃的补充。




“或许有些冒昧,”不苟言笑的哈萨克骑士面色仍旧冷肃,只是那双眼睛已然暗暗染上黄昏的光晕,“但我仍然希望保留下一次与您约会的权利。”









tbc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好喜欢斗地主一定是坑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