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油粑粑

横刀立马

【叶蓝】灾难伴侣(一发完)

消防员叶and医生蓝



专业知识欠缺请见谅!



@小灯桑up 姑娘的点文











“活人有吗?”










声音隔着倒塌的石块到达耳边时,蓝河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不过被死死压住的左腿却反射性地被那声漫不经心的问候安抚住了,渐渐放松疼痛驱使下绷紧的肌肉。









“有啊!”蓝河笑着喘了口粗气,勉强抬起胳膊捏着从随身带着的折叠自拍杆上卸下来的钢管在头顶的石块上涌力敲了一声。








那人动作还挺快,没两下就挪开了压在头顶上的石块,蓝河的眼镜早就不知道碎成什么样儿了,他眯了眯眼睛,好不容易摸到那人伸下来的一只手,磕磕绊绊地爬了上去。










“你运气还挺好,刚好隔了这么块空间出来,”那人的声音中含了些懒散的笑意,“现在感觉怎么样。”







“是......运气不错,”蓝河有气无力地回答,眼前还是一片发黑,不过职业限制下的潜意识却促使他有条不紊地回答,“没什么大问题,可能有点高渗性脱水。”








那人没说话,蓝河却听见头顶一声带着些哑的轻笑。








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啊。










意识渐渐回笼,蓝河觉出些不对来,抬头一看,乐了,还真是熟人来的。









蓝河,二十来岁,目前供职于某知名三甲医院,大好青年一名。








弯的,且已出柜。








半个月前,蓝河遭遇了自己职业生涯第一次医疗事故,也迎来了生平第一次对自己职业的动摇。









蓝河妈妈实在看不了自家温柔可爱的大宝贝儿整天郁郁寡欢的样子,连夜召集姐妹团给蓝河整了个相亲对象,把两个人打包送到了美丽祖国的西南部。








两天前,两人抵达阿坝。








而相亲对象,不巧,就是眼前这位,叶修同志,来自杭州的消防员同志。








按蓝妈妈的话来讲,都是为社会做贡献,有共同话题。








虽然对蓝妈妈不讲道理的拉郎配无语至极,不过蓝河还是对首长的话表示一定的赞同。








蓝河性格中有些习惯性的周致,叶修又相对散漫,简而言之,一个习惯照顾人,一个好养活,也算是一种合拍。








而且还真是都为社会做贡献。







到达阿坝的第三天晚上,两人入乡随俗,跟团进山参加篝火晚会,蓝河也只是独自往山里走了一小段路,地面便骤然震动起来。










“可以走了吗?”叶修微微躬身,注视着蓝河的眼睛,“待会儿可能还有余震。”











“........可以,走吧。”虽然知道叶修是为了照顾他眼镜碎掉,不过蓝河还是忍不住腹诽“你不知道作为同性这样看一个gay很容易让人沉迷你的皮囊吗”!










叶修这个弯的比直男还像直男,看蓝河能站起来了之后,便揽着蓝河的肩把人往外带。









凌晨时分,刚刚历经劫难的山区安静得很,再加上蓝河“重伤未愈”,两个人走得慢得很。







“你怎么也进来了?”蓝河像是想了很久,慢慢地问出来,“之前你不还在晚会那边吗?”









“藏族朋友太热情啊,我这酒量完全把不住啊,”叶修轻轻笑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蓝河在夜里白得发亮的侧脸,声音低下来,“找你救场啊。”








听到这个,蓝河也忍不住笑了。藏族人民的确热情,这些天叶修的酒量完全靠自己救场。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在地震中绷紧的气氛似乎也逐渐化在九寨沟依然和软的夜风中。









走了没多远,两人突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呜咽声,两人对视一眼走近,合力搬来一块大石头后一看,好家伙,这不是团里那广州来的小朋友吗。









小家伙挺肉乎的,性格又讨喜,跟他俩关系蛮好。别说,叶修看着散漫,小孩子缘倒挺好。







小胖墩小腿被石块给划出血了,又疼又害怕,抱着蓝河直哭,还好,蓝河检查了一下,骨头没出什么问题。








“一个人跑出来?”叶修顾忌着蓝河身上细细碎碎的伤,伸手接过小胖子,问他,“有家人陪着吗?”









“没有,我出来尿尿,”小胖子揉揉眼睛,眼泪倒是没流了,不过声音还带着哭腔,“我还可以看见爸爸妈妈嘛?”









“肯定可以的,”叶修语气随意,却又笃定,还不忘调侃小朋友,“果然五岁比四岁要长大了,还知道到没有人的地方尿尿,听你妈妈说四岁的时候还尿床的。”








“她她她她瞎说!”小胖子颇有自尊心,红着脸捏着小拳头反驳。














蓝河听着这一大一小你说我捧我讲你逗的,心里好笑,脸上也浮上笑意。









只是多了个小胖子,两人原本就不快的速度又拖慢了,而且进来的路早就不通了,三人只得绕路,努力搜寻救援点。








路上果然有余震,叶修反应快蓝河一步,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拽开蓝河,自己的左腿却被砸下来的石块砸个正着。







蓝河惦记着给他看看,心里内疚得要死,他倒是无所谓,拉着蓝河一瘸一拐地“健步如飞”,一边走着一边还不忘指挥蓝河用钢管敲击石堆看看有没有幸存者。









沿途果真有幸存者微弱的回应,叶修没再停下来,只是一一记住了位置,答应着一会儿叫人过来。










三个人磕磕碰碰走了几个小时,从深夜走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总算找到了救援点。









刚刚小心地把睡熟的孩子交给医护人员,蓝河还没来得及拉着这人去简单包扎一下,叶修就迅速找到了相关人语带着人往刚刚过来的路上找幸存者,蓝河懒得想更多了,连忙也跟上。










等两个人依次客串完救援人员,运输人员,医护人员,甚至还给电视台的搭了个摄影机机架,终于能坐下喝了口水之后,太阳已然高悬。








“诶,叶修,”蓝河简单地给叶修处理了一下伤口,咬着牙坐到他旁边的地上,眸色认真,“作为消防员,你现在并不在岗位上。”








所以为什么可以立马投入仿佛全部生命的热情?








所做的这一切明明都难以为人知晓。







叶修看了他一眼,语气轻松:“可能是作为中国公民的良心?”










“只是出于良心的话,即使你不立刻把我和小胖子救出来,事后去找救援人员过来也不违背,更何况跑了这么一早上。”蓝河微微眯起眼睛,显然不允许他蒙混过关。







他是真的想知道,半个月前的茫然和动摇还在眼前。











“好吧,”叶修无奈,沉默了半晌后,开口,“虽然老是讲道理很烦,但我这只能讲道理了啊。”











“出于良心是一方面,出于职业也同样。”










“行行有行行的难处,不管是艰难还是赞美,都是咱们站到这个岗位开始就有的准备,时刻在岗位上,也是我们的责任。”










“话又说回来啊,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小蓝同志啊,刚刚在医护那边你可是最积极的一块砖啊。”











“集体永远欢迎你,从心而发的责任感,我们一直

是一样的。”











.........









真是。









蓝河在心里笑起来,面上却依旧严肃:“叶修同志说的是,俗话说革命战士一块瓦,哪里需要哪里码,走吧,奉献自我!”









“等等,还有一件事没跟战友交代,”叶修勾起唇角,拉住了蓝河的手腕,“其实我救你呢,也不只是出于中国公民的良心和责任,还有一点。”









“什么?”











“我很中意你啊。”











中意你所有的市井之中温柔体贴。






也中意你所有的心系大家勇往直前。








end






由于本人不太了解医生和消防员的职业,再加上还是个纯文科生😭🙈所以情节上采取了避开专业知识的处理




想写出平名英雄的坦然(叶修)和偶尔挣扎潜意识坚定(蓝蓝)却好像没写出来.........



抱歉!!!多多包涵!




另外@小灯桑up 姑娘如果觉得不太合意的话请留下生日日期,我看看我还有没有补救的机会😂😂😂😂



明天继续写点文(还有四篇还是三篇来着)



加油!!!









评论(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