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风飘絮 章三 民国向 军阀向 架空

ooc严重
历史盲 勿考究
如有bug请指出!


平湖秋月,断桥残雪,这个时节秋舸寒泉看不了,不过天倒是晴的,总还有霁雪断桥可以消受。

叶大帅金口玉言,翌日二人便早早地出来了,不过这个时节能看的也不多,二人绕来绕去依旧绕去了杭州最为盛名的西湖。

瑞雪初霁,正是观西湖雪景的好时候,不过人倒是不多,湖上仿佛结了层冷霜,偶尔还能听到杨柳枝被压断的咔嚓声,远处的断桥隐隐地泛着斑斓的冷光。

蓝河自小在广东长大,半大个孩子也没见识过什么雪景,此时东看看西看看,睁大的葡萄眼里有着藏不住的兴奋,跃跃欲试地想和身边人分享,微微侧头,刚瞟见叶修大衣衣角,却又偃旗息鼓。

叶修察觉到,微微垂了垂眼帘,却也无话。二人各在各自世界,一路无言,倒也衬了这西湖的冬日寒光。

行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一直甚无兴味的叶修突然开口问:“饿不饿?”

“啊?”蓝河一直在想心思,有些愣,但也还是谨慎地答道,“不饿的。”

叶修微眯着眼地打量了一下蓝河,低沉的声音里微微带了些笑意:“我看你就吃些猫儿食,往后长不高可怎么办。”

蓝河一直有些局促,因此在叶家的两餐吃得都不甚多,现在的确是有些饿的,此时被叶修大喇喇点出了,有些羞窘地握了握拳,小声争辩道:“且还有长呢。”

叶修瞧着他皱起来的小脸挑了挑眉,低低地笑了声,扔下一句“跟我来”便转了个方向往回走。

蓝河应了一声,只得加紧脚程跟上他。

叶修带着蓝河来了一家挂了兴欣二字招牌的小茶楼,这茶楼虽然小,不过开在知味观边儿上,倒也也丝毫不见怯意。

二人刚上楼,便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嚷道:“老大带他相好的来了!”

蓝河有些懵,左看右看,没其他人啊,这才晓得这个抡盘子抡得虎虎生风的青年是冲自己和叶修在讲话,脸颊后知后觉地热了起来,刚想解释,便听见身边人不紧不慢地开口:“包子,别瞎说。”

名唤包子的高大青年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冲蓝河咧嘴笑了笑。

还没等蓝河作出反应来,一个明快的女声响起:“这也不怪包子瞎说,你叶大帅什么时候带人来过?”

蓝河望过去,说话的女子穿了身天青色的旗袍,正倚在柜台边上促狭地望着自己和叶修。

“黄少天家的孩子,蓝河。”叶修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句,顺便当做介绍,随即微微侧身,向身边蓝河介绍:“老板娘,陈果。”

蓝河有些腼腆地陈果笑了笑:“陈老板。”

“甭客气了,坐坐坐,我给你们点菜。”陈老板春风满面地引二人去叶修常坐的位置坐了,拿了纸和笔,笑着问,“小蓝公子想吃什么,我这儿虽说店面小了些,不过保管好吃!”

蓝河从小家中教得严,所以这会儿也是强压心中小小的好奇,认认真真答道:“我不挑食的,大帅做主就好。”

陈老板有些无奈,这小孩也忒乖了吧,无奈间只好把目光投向一旁的叶修。

叶修伸手拿了桌上的长嘴铜茶壶,给蓝河倒了杯茶,蓝河忙伸手接了,叶修瞟了他一眼,眉宇间带了些笑意,抽了张菜单,沉吟了一会儿,慢悠悠道:“西湖醋鱼,龙井虾仁,桂花鲜栗羹,再来个糟鸡。”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小孩子在,稍微做甜一些。”

陈老板瞄了一眼蓝河,促狭地笑着扔下一句“我去厨房”便袅婷婷地掀帘子出去了。

陈果一走,二人间便又恢复了无言的情态,蓝河捧着叶修方才给他倒的茶,正兀自为着叶修的特别吩咐感动着,就听见面前人轻飘飘地扔了一句:“你很怕我?”

“没有的事!”蓝河绷紧了后背,小心翼翼道。过了不久又谨慎地补了一句:“叶大帅人很好,我没有害怕您。”话间又想起某黄姓堂哥在自己走之前的“谆谆教导”,心里头不由得有些发虚。

叶修低低地笑了一声,随手从烟盒里弹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不怕那你紧张什么?”徐徐地吐出一口烟,靠在椅子上有些痞气地来了一句:“黄少天说我什么了?”

叶修抽的不是时下流行的盒子上印了电影明星的新式香烟,也不是西洋来的雪茄,而是杭州本地一家手工作坊制的卷烟,吐息也隐隐透着些龙井的香气。抽烟的时候微微垂着眼帘,眼角有些上挑,像是在笑,整个人倒是透出某种名为温柔的意趣。

蓝河望着他夹着烟的修长手指,有些呐吶地摇了摇头:“没有。”

叶修微微眯了眯眼,忽然唤了蓝河一声:“小蓝?”

“啊?"蓝河仍是有些愣愣的。

“我说,叶某人虽说是粗人,”叶修掸了掸烟灰,拉长了语调状似委屈道,“不过我年纪也不算太大吧?整天大帅大帅的叫,我头发都要被你叫秃了。”

蓝河被他逗得有些想笑,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想了想,问:“那您想让我叫您什么?”语气虽是小心的,可圆溜溜的眼睛里倒有着些许好奇。

“叫声哥来听听。”叶修饶有兴味地说。

“叶大哥。”蓝河虽然有些赧然,不过仍然未作什么犹豫,澄澈的眸子里是少年人的坦荡。

“欸。”叶修非常愉悦地应了一声,漆黑的眼眸有着漫开的笑意。

“哟,这一下倒处得挺好的呀。”陈果扫了一样蓝河脸颊上的梨涡,又扫了一眼某只老狐狸,“了然”地放下瓷盘道:“西湖醋鱼。”话毕又踩着高跟鞋晃出去了。

蓝河这会儿已经放松不少,于是在叶修眼神的授意下尝了一口传说中的名菜。

这道菜较往日要做得甜一些,酸味儿几乎消散在芡汁里了,若是有老师傅在定要责罚厨子的胡来。可嗜甜的蓝河尝着这道菜却是弯了弯眼睛。

好甜呀。




小蓝:那我叫你什么?
老叶:叫相公,乖~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