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风飘絮 章九 民国向 军阀向 架空

新年快乐呀!!!更新奉上



                                     一

“叶某人不请自来,”叶修揽了蓝河的肩,垂着眸微微一笑,“还请蓝老板多多担待了。”

“哪里哪里,”蓝父这回过神来,上前拱手道,“叶大帅光临寒舍,这是蓝某的福分才是。”

蓝家的人原本正愁着如何把叶修拽拉过来,这会儿正主自个儿赶上门来了,心里头不由得都舒了口气。

蓝二少眼珠子一转,心思又活动起来,脸上堆了笑:“大哥的贵人就是我们蓝家的贵人,叶大帅,我跟您说,您可得把这儿当自己家啊,哈哈!”话毕冲着一边立着的丫鬟斥道:“怎么干活的?杵这里不晓得去沏茶的?”

蓝河越听眸色愈沉,拽了一旁饶有兴味地瞧着蓝二少忙活的叶大帅,淡淡道:“不劳烦大哥了,叶大帅我自个儿招待就成。”话毕也不管蓝家人反应,拽了叶大帅径直往后院儿去了。

二人到了后院的回廊方停下步,蓝河的指尖无意识地捻了捻,有些担忧地问:“你就这么来了...真的无妨吗?”

叶修挑了挑眉,调笑道:“不熟?”

蓝河看他还有心情跟自个儿逗闷子,紧绷的脊背稍稍放松了些,扯了他的衣袖小声道:“快讲呀...”

叶大帅瞧着蓝河眼里隐含的愧意,心里软得不行,伸手捏了捏他柔软的耳垂,轻笑道:“我你还不相信?黄少天不老说我心机深沉为老不尊吗?”

蓝河听到这话就是一噎,软软地瞪了他一眼,悬起的心倒是完全放了下来,正想着好好问问他这几日有没有好好休息,好好吃饭,便听见身边人拖长了语调道:“小蓝啊...我这几日可是殚精竭虑日夜奔波,你真的就让我在这儿杵着?”

小蓝公子心里一惊,细瞧他神色,发现他精神头儿虽然不错,眉目里倒是隐含着微微疲意,忙拉着他去了自己屋。

蓝家人存了拉拢蓝河的意思,平日里少人打理的屋子这会儿是干净齐全得很。蓝河对此倒是颇满意,把叶修按在床上坐了,前前后后张罗了一通后,自己则是乖乖巧巧坐到了床边。

叶修挑了挑眉,曲起修长的食指朝他勾了勾。

蓝河不甚明白他的意思,歪了歪头有些疑惑地望着他。

叶修也不再跟他多言,索性长臂一伸把他揽到床上,嘴唇抵着蓝河的发顶含糊道:“一起睡。”

蓝河倏地睁大了眼睛,心里头突突直跳,几乎要不受控制地昏过去,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被意中人揽得更紧,然而始作俑者却丝毫不觉,拍了拍他的脊背,轻笑道:“别闹。”

罢了,说不准过了这村,就再也没这店儿了。蓝河心下一横,索性把头埋进了叶修的怀里,捏着叶修衣襟的手心沁了层汗意。

叶修微微一怔,漆黑的眸子里漫开笑意,轻轻抚了抚他紧绷的后背,声音有些哑意:“乖。”

                                     二

蓝河如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又有“佳人”作陪,很快地便入了梦。而叶修这几日忙得过了头,这会儿虽然疲惫,却是无甚困意,索性好好端详小蓝公子的睡相。

他睡相很好,只是安安静静地蜷着,不会蹬被子也不会讲梦话。叶修伸手轻轻拨了拨他柔软的唇,眉梢温柔地扬了扬。

叶修性子并不算多好,小蓝公子却是着实合他的脾性。蓝河的特质他看得清楚,出于欣赏,出于喜爱,他着实是想将其放在手心里,好好打磨,细心雕琢。

因此,在他赶到蓝府,看见蓝府的人揉搓蓝河时,心下也着实犹豫了一番。

明知道一定要走过这一遭方可成长,不顺的人生也是另一类经历,可在望见小孩儿孤零零挺直的背影时,仍是忍不住上前拉他一把。

想他在困境里争斗,有朝一日得以成器,可更情愿,让他有一个平和幸福的家庭,严父慈母,一生做个乐呵的小傻子也好。

叶修自嘲地笑了笑,伸手给蓝河掖了掖被子,缓缓阖上了眼。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外头隐隐地乱了起来。

叶修倏地睁开眼,在被扰得皱了皱脸的蓝河的背上安抚地拍了拍,轻手轻脚地出了屋门。

“黄少天来了?”叶修望着前院的灯火皱了皱眉,轻声问一旁黄少天遣来的警卫员。

“回叶大帅,”那小兵回头见是叶修,绷直了身子,“约摸半个时辰前,蓝二少偷偷摸摸从外头带了人回来,督军方才带了人把他们一同绑了,这会儿前面正闹呢。”

叶修沉吟了一下,微微点点头表示知晓,眯着眼看了眼天上格外明朗的月亮,转身进了屋。


他躺到睡得安稳的小蓝公子身旁,揽住蓝河的脊背,重新阖上了酸胀的眼。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