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油粑粑

横刀立马

【喻黄】血腥爱情故事(一发完)

相信我,别信开头,我真的只是个傻白甜!!!

血是什么味道?大抵,是甜的吧。

昏黄的灯光下喻文州的脸有些晦暗不清,他伸手拉住床上人的一只手,慢慢摩挲被手铐磨得有些发红的皮肤,而后哑哑地笑了一声,低头轻轻的咬破那层细嫩皮肉,心中肆虐的野兽终于得到了片刻宁静。

手腕的些许痛感拉回了黄少天的意识,迷离间,他只听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温柔而又虔诚地叹息:“少天……你永远是我的…”

你们以为正文就是这样的病娇?哈哈!太天真了!不!并不!

大家应该都知道有这样一种神奇的东西-----沙鼻子。

如果你拥有这种东西,那么恭喜,无论你在吃饭还是睡觉,约会还是打炮,鼻血都可能不计时间不分场合左流右流上流下流死去活来作天作地地以奔流到海不复还之势给你的人生抹上腥风血雨的一笔。

不幸的是,黄少天同学就是这个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他拥有一个跟文字泡不相上下的技能-----八阴真经之留碧壆法(流鼻血法)。

特别吧,黄少天这个人还挺活泼,所以当他听到他死缠烂打的喻文州学长在后面温柔地叫他“少天”时,他果断地一甩头------

但他忘记了,他正在处理自己惨不忍睹的鼻子,于是一滴(或者几滴)鼻血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完美的弧度,然后,在喻文州同学洁白的衬衫上,印下了鲜艳欲滴精妙绝伦的痕迹。

忍笑的喻文州学长一如既往地清俊迷人,不过心如死灰的黄少天同学的心情却是一点都不美丽。

你,经历过绝望吗?

黄少天一脸深沉,假装吐了个烟圈。

不过有时候套路就是如此神奇,也许是喻文州学长觉得黄少天同学空中的那条鼻血格外具有抛物线的数学曲线美,这对不清不楚的狗男男在无数次偶遇在门口的鸭血粉丝汤店后,暧暧昧昧地分食了一碗鸭血粉丝汤后,他们终于搞到一起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黄少天还得感谢他那神奇的沙鼻子。

不过有些时候,还是除外的。

比如现在,两个人正在床上以正面灵魂交流式搞些少儿不宜的事,黄少天红着张小脸,迷乱地眯着眼睛,尽职尽责地边浪得飞起喘着边迎合身上人的动作。

然后,对,就是你们想的这样,两行清泪,哦不,是两行鼻血顺着他脸颊上在三十年后即将长出性感法令纹的地方缓缓流淌下来………

谁特么能告诉我男人在跟我那啥的时候老要憋笑会不会阳wei啊喂?!?

再比如这个时候,在秋天的早上,两个人依偎着坐在沙滩上,没错,这对狗男男刚刚在寒冷的晨风中决定下个月去丹麦结婚。

看!有碧海有蓝天(?)有戒指有你,多么美好啊!

然后黄少天感觉娇贵的鼻子有一阵异样却熟悉的感觉。

于是他迅速进入警戒状态。

然后他就看见喻文州那张英俊的脸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喻文州拿纸巾给激动过度的黄少天轻轻拭去了突然冒出来的鼻涕泡。

……………

黄少天欢脱地笑了一声扑到喻文州身上挂着。一不小心又欢欢喜喜地冒了个鼻涕泡。

太好了!不是鼻血欸!!!

他弯起了那双永远亮晶晶的眼睛。

哈哈哈哈可能有点夸张,此文来自一个沙鼻子并且一个考试时姨妈血横流了一个半小时的怨念颇深的我…………………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