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油粑粑

横刀立马

【叶蓝】总想吃掉汤圆精男朋友怎么办(七)

好了明天可以用车结尾了!!!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汤圆都长得特别快,虽然说小汤圆外表上变化不怎么大,不过叶修就感觉吧,咻的一下,小蓝就从刚开始那个软软糯糯的未成年团子蹭地长成了一个成年汤圆的样子-------在汤圆里大概是这样?

叶修也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的这种心情,就好像小时候吃桃子的时候剩了个桃核,然后小心翼翼地在院子里挖了个坑把它埋进去,然后每天兴致勃勃地浇水,培土,等啊等,终于桃核变成了小树,开出了第一朵花,再开出了满树的花,自己杵着个小铁锹在边上抹着汗瞅着自己家里人啧啧地赞叹,心里有欣慰,可不知道为什么又有点空空的失落。

于是叶修就带着这种复杂的情绪,看着蓝河从特别能来事儿变得特别懂事儿,再变得特别能藏事儿。就这么迷迷蹬蹬地过了两月。

蓝河最近可谓是飞速地成长,吃生命一号都没这么快的。所以他就经常在家帮叶修整理资料和读者回信,有时候也跟着叶修去跟出版社的人周旋。

这天晚上叶修被出版社的那群爸爸怼得头疼,饭桌上也没吃什么,干脆回家自己开小灶。

“干脆今天吃汤圆吧?省得忙活了。”叶修靠在厨房门上看着在流理台边上收拾的蓝河,提议说。

蓝河的背影僵了一下,手下的动作也不自觉地迟钝了下来。

“不想吃吗?”叶修只当他不想吃,于是又随口道,“那就吃面好了,方便。”

“………嗯。”蓝河顿了一下,垂着眼睛答应了。

……………

叶修大大自然是敏锐的,特别是对于蓝河的事,于是他很快就发现了小汤圆的情绪有点耷拉,不过蓝河最近一直都是闷闷的,经验贫乏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开解沉浸在少男心绪里的汤圆。

一人一汤圆一向是作息规律的守法公民,于是早早地就上床睡觉了。

叶修侧躺在床上,本想尝试着问问蓝河,正在组织语言,就感觉身后被温暖的一小团给贴住了。

蓝河在背后抱住了他。

其实之前蓝河也老是搂着他睡,大清早的起来,后背就跟盖了个小毯子似的,特别暖和。

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这种睡觉姿势已经很久没有被采用过了。

不过现在…………叶修感觉着背后的温度,不上不下几个月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慢慢转过身,伸手把小汤圆搂进怀里,声音里带着温柔的笑意:“小蓝?”

蓝河从他怀里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叶修的眼睛,慢慢说:“叶修,我现在认识了很多字,可以帮你做工作,我学了好多菜,你肯定喜欢吃,我可以自己洗澡,吃的也很少……”

“嗯?”叶修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手下一下下温柔地轻拍蓝河的后背。

“所以……”昏黄的床头灯下,蓝河的眼圈倏地红了起来,“所以你不可以不要我……”

“我最最喜欢你了,什么时候不要你了,嗯?”叶修有些哑然,看着自家汤圆红红的眼圈心疼得要命,抱着他的手臂也紧了紧。

“我不要你和女孩子相亲,”蓝河难得“无理取闹”,声音里已然带着些哭腔,“我也不要你吃其他的汤圆…”

小蓝汤圆虽然是个汤圆,没什么人类的常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能感觉到那些女孩子或轻或重的写作好感读作想和你进一步发展的情绪。

后来又跟着叶修去了几次,也逐渐知道了这种活动叫相亲,是人类为了寻找伴侣而发明的。

叶修这个人看起来嘲讽,骨子里其实温柔,并不会因为自己不喜欢而去给自己相亲对象难堪,被问到专业领域的问题也会简洁而正经地回答。

蓝河看着这么好的叶修,和他自己的同类聊一些自己不太懂的问题,越来越沮丧,也越来越恐慌。

万一,哪天叶修不要我了怎么办?

于是蓝河忧心忡忡地努力学习如何做好一个人类,如何变得更好而可以始终站在叶修身边,原本甜蜜蜜的汤圆馅儿也逐渐带了点苦涩。

小蓝同学现在看起来挺成熟的,不过骨子里还跟青春期的小孩儿似的,仍然是个软软的汤圆,所以在听见叶修问他吃不吃汤圆的时候,他绷不住了。

他一点都不想让叶修吃别的汤圆。

“你不能吃别的汤圆,你只可以吃我这只汤圆!”小蓝同学捏紧了叶修的衣襟,吸了吸鼻子,故作凶狠地说。

叶修现在大概明白了蓝河的心情,也理解了他这段时间的反常。

小汤圆其实挺单纯,有些时候没办法理解叶修的一些考虑和思量。

比如物种差距啊,心理年龄差距啊什么的。你要问叶修肯定能跟你打机锋扯出一大堆有的没的。

说到底无非就是担心小汤圆以后后悔,会不开心,担心他会想删掉这段回忆-------就跟你现在看着自己空间里以前那些非主流说说一样的道理。

不过现在叶修的想法倒有些改变。

反正自己肯定不舍得看着他一步三回头,干脆竭力让他心甘情愿,永不后悔。

现在管那么多其他的干嘛。

叶修的唇角微微勾起,轻轻用力按住了蓝河的后脑勺,看着他清楚澄澈的葡萄眼,垂眸低声笑道:

“好,就吃你这一个汤圆。”





嗯,感觉没有写出想要的感觉………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