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一场风雨(下)

傻白甜

奇怪的敏感词系统………

(四)

大抵到了叶修生辰的时候,蓝副官手头的事儿方才渐渐少下来。

两人原先说好,这一天蓝河忙里偷闲来陪叶修过生辰,因此蓝副官早早儿地便蹲到叶家宅子里去了。

可谁承想,蓝河跟叶修家里头猫了一下午,叶老板还不见人影。

“怎的还不回来,不会是去同哪位角儿谈情去了吧?”蓝河皱着脸胡思乱想,心里越发不得劲儿。

哼,再不回来就把你这大大小小的美人一把火给烧了。蓝河瞟了眼边儿上叶老板种的花花草草,愤愤地踢了踢花房小径旁的太湖石。

到底美人们的一枝一叶都没舍得碰。

喜欢他,便想护着他喜爱的一枝一桠,连同着自己那份千刀万剐的爱意一块儿捧到他眼前。

蓝河想着想着,心里偷偷地笑了声,竟也愉悦起来,正打算好好参赏一番叶老板的“闺房”,可抬步欲走时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停下脚步,回身,瞧着身后太湖石堆作的假山,眯了眯眼。

夜幕已低垂时,叶修方回府,听佣人说蓝河往花房走了,心下不由一紧,快步往花房走。

叶修绕过开得秾丽的蔷薇,从小径绕进了座假山,往里走了大概三十余步,脚步方放缓下来。

他上个月把家里大大小小的钥匙都交了份给蓝河。

包括眼前这一扇。

叶修沉吟了片刻,缓缓推开面前紧紧闭着的铁门。

(五)

叶修一进去,便被扑上来的人拽着领子按到了墙上,好在叶老板身手还算好,这般也可腾出手稳稳地托住蓝副官军装下劲瘦的腰。

蓝河原先也以为叶修不过是个普通生意人,偶尔有少许越界也不妨事,他哪里晓得叶老板在如今这风声鹤唳的境况里往自家后院儿猫了这么大一批军火。

他心里兵荒马乱地跳个不停,有的是恼着叶修的胆大包天,可更多的,却是忧着叶修哪天城门失火。

“你疯了不成?”蓝副官拽着叶修领子,强作凶狠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政府如今是想着千种法子拿商会开刀,你……”

蓝河闭了闭眼,放缓了拽着叶修的力道,可面上仍是凶巴巴的,他皱着眉压低了声音道:“你把这么一大批军火就这么往后院儿一扔,不是上赶着找剐么?”

蓝副官一向谨慎,方才进来时也未拉灯,这里头仍是黑沉沉的。可不知怎么的,他却可觉出叶修那双平日里总是懒洋洋眯着的眼眸里蕴着无比温柔的光尘,周身的气势不由自主地弱了下来。

“小蓝……”黑暗中,叶修顺从地由着他拽着,轻笑了声,“你这胳膊肘可是往外拐了啊 。”

这人……

蓝河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然地侧过头:“我不是一向就拐着你么!况且,你哪里是外?你不是我内人么!”

叶修微微一怔,原本有些忐忑的心仿佛被人用一个情人吻所安抚。

不过显然,叶老板更想将这个吻,落在实处。

他伸手将怀里人搂紧了些,郑重且温柔地在蓝河耳畔落下个吻,轻笑道:“蓝副官如此一说,想来是可能者多劳,叶某人只好请蓝副官提前收下这份彩礼,顺带着给你娘家人献个殷勤?”

过了半晌的功夫,蓝副官也未再应声,叶老板正想着再添把火,便听见怀里人吸了吸鼻子,闷闷道:“我如今车子是政府的,宅子还没着落,销金窟更是没有,养你估计有难处,不过……我可以盘算着腐败一小把…”

“反正你得跟着我!”

叶老板还没来得及表忠心,便被怀里小豹子似的人啃了一口。

他微微弯起眼角,温柔地捏住蓝河的下巴。

隐约雷鸣,阴霾天气,但盼风雨来,留你在此。

叶老板这一场风雨,蓝副官终究是等到了。

End

隐约雷鸣,阴霾天气,但盼风雨来,留你在此。----《万叶集》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