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饲养一只九尾狐(一)

本文世界观设定纯属虚构!虚构!虚构!
饲养员蓝和小妖精九尾狐叶
采精补阳嘿嘿嘿





“受伤?几尾的?”蓝河肩膀夹着手机,手撑着玄关边的鞋柜,蹬掉脚上湿漉漉的鞋子,慢吞吞地往客厅里走,“行,您让他自个儿过来吧,我就在家里头……”


他三两下地把自己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甩到洗衣筐里,进浴室随便冲了个澡,而后扯了块毛巾胡乱地擦了擦头发,开始上上下下地忙活。


蓝河今年二十三岁,目前供职于非普通高等生物保护与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广州分公司。

当然,这也是蓝河数次相亲失败的原因,他自己倒是颇热爱这份工作,但大多数姑娘都以为这位大眼睛白皮肤温温和和的青年误入传销组织,留下一个怜悯的眼神后纷纷没了下文。

不就是工作内容和工作对象…咳…稍稍稍稍有点独特嘛。


蓝河愤愤地想。

不过他本来年纪不大,也就不怎么着急,只不过架不住社区里的阿姨大妈大婶实在热衷于给他张罗着选太子妃,每每都好脾气地赴约。





大雨过境,五好青年蓝河又一次相亲失败,回家还得继续兢兢业业开展业务……

现在的姑娘们都不看脸了吗!我明明这么好看!

现在的老板都这么没人性了吗?我明明这么需要女朋友(?)!

蓝河郁闷地揉了揉脸。

正郁闷着,家门便被人“砰砰砰”地猛拍了一顿。


蓝河感觉自个儿的天灵盖都要给人拍飞了。


“…啊…”蓝河扶额,快步往门口走去,咬牙切齿,“现在的小妖精都这么没礼貌吗?下次一定要好好调教调教……”

他絮絮叨叨地打开门,上上下下地张望。




或许因为下雨,外面格外安静,蓝河左右张望了许久才发现门边的墙壁上靠了一个人,他轻轻舒了一口气,抬起左手想拍拍患者同志的肩膀。

那人好像有所察觉,伸出一只手,从容而精准地捏住了蓝河的手腕。

那是一只非常漂亮的手,十指修长,因为用力而绷紧的指节线条流畅,手背的皮肤或许因为受伤有些苍白,却并不显弱态。



当然,如果忽视从指尖蜿蜒地往下淌的温热鲜血的话。



“太慢了啊……”叶修微微坐直了些,虚弱地笑了一声,“小朋友……”


而后终于卸下身上的力气,支持不住地阖上眼睛。







“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修才悠悠转醒过来。

四肢百骸游走的痛意提醒他,三个小时前他被自己的人类饲兽官震断了天灵根的事实。


真是糟糕啊,叶修轻微地动了动身子,心里自嘲地笑了声。

不过这位小朋友的包扎功夫还不错,回头得和老魏说说给他提成副中级。


叶修有气无力地扯了扯嘴角,慢慢睁开眼睛。


“醒了?”


叶修顺着声音望过去,看见几个小时前堪堪接管自己的小疗兽师瞪着一双猫崽似的眼睛看着自己,坐在床边咔哧咔哧啃苹果。

“叶修是吧?”蓝河从床上下来,到门边的公司定制的中阶冻箱里拎了两个盒子出来,“你先在我这儿休息养伤,过两天我再带你去公司的灵力修复室,顺便办个手续。”

“嗯,”叶修随口应道,撑着床慢吞吞地坐起来,点了点蓝河手里的盒子,漫不经心地问,“这是什么?”

“这个啊……”,蓝河熟练地拆开盒子,拎出一大一小两个瓶子,朝叶修晃了晃,“新疆天山分公司特制精华典藏版天山雪水修复液以及配套的复方天山雪莲片。”

“啧……”叶修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捏着瓶盖端详了片刻,神情微妙地挑了挑眉。

“你还敢嫌弃?”蓝河眯起眼睛,大大方方地摊开只手,“嫌弃也没用,给你算个友情价,打九折,人民币五百二十九,不接受赊账也不接受讲价,当然,你用妖币付也可以,反正我们公司有这个系统。”


“我说,”叶修被这小孩儿逗得闷闷地笑了声,然后朝蓝河勾了勾手指,“小蓝啊,来打个商量?”

“干嘛?”蓝河瞟了他一眼,警惕道,“你还真想赊账啊?”

“我年纪一大把了哪儿有这么欠,就是吧,这里你也看到了,”叶修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指着自己肩上被包扎好却仍然往外渗血的刀口,“估摸着你给我的那两瓶神丹妙药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想找你…借点别的东西。”



蓝河本来脾气就好,这会儿瞧了一眼叶修肩上的伤口,心下已然有些软了下来,不过还是有些狐疑地问:“……什么东西?”

“啧啧啧……学艺不精啊小蓝。”叶修笑了一声,神情有些微微的促狭。


“那就请叶修同志快快指点一番。”蓝河秉着不以暴力手段处理清醒状态患者的原则,强行露出一个非常和蔼可亲温柔热切堪称行业标杆的微笑。


“你知道我的原身是什么吧?”叶修循循善诱,“你再想想你考初级疗兽师的时候看的教材……”

“我当然知道,你就是一六尾狐狸嘛,教材……”蓝河皱了皱鼻子,“《以聊斋志异为基础的非普通高等动物初级治疗详解》?”


“等等,”蓝河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顿,“你不会是要吸我精气吧?!?”


“孺子可教也。”叶修摸着下巴,赞许地挑了挑了挑眉。

“不是,你……”蓝河睁大了眼睛。

“小蓝,”叶修打断了他的话,嘴角上挂着无奈的笑,放低了声音,“你应该知道吧,我的天灵根都被人轰成渣了……”


蓝河一噎,堪堪要出口的拒绝又咽了回去。


他当然知道,昨天魏老大电话里就说了,这一位被人生生把天灵根给震断了。

天灵根受损,对于妖兽而言几乎是致命的打击,不仅会减弱特有的自愈功能和妖力,而且会猛降妖阶,最重要的是,天灵根受损的妖兽,以后也再无进阶的可能……

就好比一个小学生好不容易读到了六年级,然后突然被老师一封留级建议书打到二年级,并且等到蹬腿的这一天,都还是个二年级小学生。



也就是说,叶修如今已经从一只六年级的六尾狐降成了二年级的二尾狐,并且在有限的妖生里也无法念到九年级--------九尾狐了。



“看在我这颗即使肉身要去跟马克思开会,也要坚持苟延残喘坚持给党给社会主义添砖加瓦的赤子之心,小蓝同志啊,”叶修看他神色有所松动,眼里含着些笑意,“帮个忙呗?”


“可是……你昨天拍门的时候不是挺能的吗……”


脾气软心更软的小蓝同志这会儿已经完全屈服了,只是心里还有点别扭,嘴上仍没松口。


“那个啊……”叶修想着包子拿板砖砸门那劲儿,心里有种要扶额的冲动,不过面上还是不显山不露水,“那是路上碰到的一位妖友,他替我敲的门。”

“哦,我说呢,你都快香销玉殒了哪儿有这么大力气,”蓝河本来就只是随口一问给自己找个台阶,听到了叶修的解释后了然地点点头,随即大义凛然地捞起袖子将手臂凑到叶修面前;“你吸吧!”

……………


叶修神情复杂地看着蓝河白晃晃的胳膊,轻轻叹了口气,而后在小疗兽师疑惑的目光里,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将人往自己身边带。

蓝河冷不丁被手上的力道拉了一把,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踉跄着跨坐在叶修尚且还完好的腿上。

“……干嘛…这样坐?”蓝河僵着身子,干巴巴地问。他顾忌着叶修的伤,没敢挣扎,只是这样的坐姿实在过于暧昧,他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


“采精补阳啊,”叶修的眼梢挂着笑,从容地伸手托着蓝河的劲瘦的腰身将人揽了回来,修长的手指轻轻扫了扫蓝河颈动脉那处白皙的肌肤,“总得找对地方吧…”



“那你快点,”蓝河被他弄得有点痒,又不好推他,只好绷着脸催促。


他话音刚落,脖子上便有一丝温凉的触感落下来。蓝河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身体,晕乎乎地想:


嘴唇好凉啊,看来真得吸点精气了………




采精补阳并不像小说或电视剧里一样可以一蹴而就,反而需要较长的时间,蓝河感觉身体有些发软,但小腹处却隐隐有热流涌入,倒是出乎意料地舒服,反正他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索性放软了身体,大大方方地伸手搂着叶修的肩膀。

叶修眉梢一动,恶劣地舔了舔蓝河颈部光滑温热的皮肤,满意地感觉怀里的人的脊背轻微地僵了僵,方安抚地捏捏蓝河白皙的后颈。

约摸又过了三分钟,叶修这才堪堪放过蓝河,他舒逸地伸了半个懒腰,随口问:“感觉怎么样?”


蓝河慢吞吞地从他身上下来,拖着发软的腿原地蹦了蹦,头还有点发晕,耿直地答道:“还不错……跟撸感觉差不多……”



得,回精术全白瞎了。


叶修挑挑眉,反问:“难道没有比撸爽?”

……………


“行了,你快休息,”蓝河的意识终于回笼,面无表情地说,“我先出去,有事按铃。”


叶修看着他小白杨一样清瘦挺拔的背影,神情有些微妙地摸了摸下巴。


蓝河合上门的那一瞬间,全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他靠在墙上,轻轻骂了声,伸手捂住了脸。


从脖颈到后腰,被叶修碰过的地方后知后觉地烫起来。

蓝河自暴自弃地揉了揉自己烫得要命的脸颊,指缝里露出一双水光荡漾的黑眼睛。



太要命了……



这只死狐狸!!!


tbc

评论(13)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