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油粑粑

横刀立马

【叶蓝】饲养一只九尾狐(四)

本文世界观都是虚构!虚构!虚构!

饲养员蓝和小妖精叶

采精补阳嘿嘿嘿

*过渡章节短小



蓝雨的效率还是很高的,所以两天后就准备了相关文件和证件送蓝河和叶修上路,当天晚上他们俩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出门准备去中转站传送。

九界一直坚持和谐共处减少干扰的原则,所以即使小妖精们明明可以直接施法传送,但是为了避免过度无序的传送带来的灵力波动以及跨区域非法行为,妖界还是设置了一套专业的交通制度与线路规范秩序,也就是说,叶修和蓝河这次去北京,是不能随便到路边找一棵歪脖子树念个咒传送的,而是应该去制度规定了的专门地点。

为了不过度扰民,蓝河和叶修选择在晚上十一点半去中转站,蓝河按照梁易春的指令,带着叶修暗戳戳地摸到了市郊的中草堂广州分店,鬼鬼祟祟地从已经准备好的侧门抄到了人家后院。

“...找到了...”蓝河揉了揉额头,从包里掏出一张传送符贴到了空荡荡的院子里的一缸鹤立鸡群的鹿鞭酒的缸壁上。

“哎,你知道为什么妖首叶秋要把传送入口放在这里吗?”蓝河用手肘捅了捅叶修,神神秘秘地地问。

“为什么?”叶修点了根烟,从善如流地接过话茬。

“因为啊,”蓝河八卦地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低声说,“因为妖首叶秋那方面功能有问题,所以要用鹿鞭酒来重振雄风,听说还是蛮有用的,不如叶秋也不会这样来纪念鹿鞭酒的再造神功嘛。”

......

“...你听谁说的?”叶修冷静提问。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嘛,不然他怎么就是没个妖影?难道不是因为心理阴影?”蓝河无辜地摊了摊手。


叶修:“......”

真是特别有道理。

......


蓝河这次带的传送符是蓝雨2017新上市的,效果还是没有欺骗消费者,很快就在缸壁上溶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发着白光的洞,白洞渐渐扩大,蓝河瞧着大概可供通过了,就拉着叶修慢慢地从洞口进去了。

而在叶修的最后一片衣角消失后,缸壁上的白洞也迅速地消失不见,恢复如初。

......

蓝河不是第一次从中转站出差,所以对工作流程还是比较熟悉,因此在被传送到随机的检票柜台后便迅速地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票和证件。

“二位是先暂做休整还是直接上路?”检票员推了推眼镜,例行程序地问。


“直接传送。”蓝河双手把票和证件递了过去。

检票员仔仔细细地用妖力鉴定仪鉴定了证件的真伪核对了信息,指尖聚集灵力在票上烙了个章,简短道:“三楼左转,301传送室。”

蓝河道了谢,而后便和叶修一起去了301传送室。

时间紧迫,也不便再耽搁,一人一妖刷开了传送室的门后,站到千里传送机的机台上,熟门熟路地把票放在了千里传送机的地点显示屏上,系统扫描过后,一人一妖便在一阵诡异的蓝光里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北京。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创始时就有的bug,传送到达的地点,总是有点尴尬。


叶修冷静地点评:“挺好的,大马路上总比女厕所好。”


......

蓝河略微缓解了失重的感觉,喜闻乐见地瞟了一眼身边飞驰而过的车,嘴角抽了抽:“是挺不错的...”

......

不过幸亏蓝河先见之明地选择在晚上出发,所以即使他们俩愣愣地在马路牙子上吹了五分钟冷风,也没引发什么混乱。

但是因为时间不早了,所以蓝河决定先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明天再去干大事,叶修自然没意见,于是一人一妖就近瞎找了个酒店开了间双人间。

“...怎么总感觉有人在跟着我们?”蓝河自到了北京后,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他狐疑地回头看了看酒店门口,皱着脸问叶修。

“错觉吧,待会儿好好休息一下可能就好了。”叶修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安抚。

“...也许吧...”蓝河摸了摸下巴,迷迷瞪瞪地往前走。

叶修等到跟蓝河大概隔开三步左右的时候,随意地从烟盒里弹了根烟夹在中指和食指间,慢悠悠地转身看了一眼大门。

“欸...你怎么站着不动?”蓝河回头,茫然地睁大了眼睛。

叶修微微垂下眼帘,而后迅速地收敛了神色:“没什么,走吧。”


一人一妖的身影逐渐隐去,门外有一阵光影隐隐约约地闪了闪。



tbc

久违的更新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