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饲养一只九尾狐(五)

本文世界观都是虚构!虚构!虚构!

饲养员蓝和小妖精叶

采精补阳嘿嘿嘿



这两天蓝河一直在忙着准备文件,再加上下个月他就要考副一级疗兽师了,一直没怎么睡,所以马马虎虎地洗漱后便趴着床上睡着了。

叶修在厕所里抽了根烟出来,仔细端详了下蓝河四仰八叉的睡姿,确定他睡熟后,修长的食指尖聚了一团浅蓝色的光晕,轻轻地在蓝河因睡得太熟而微微张开的嘴唇边点了点,确保万无一失后才拎着外套悄无声息的出门。




......



叶修的记性还不错,凭着记忆勉勉强强找到了附近的一座天桥,上去后果然看见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孤零零地立在上面。


“有事儿?”叶修慢悠悠地走过去,“还有啊,你们这技术可真是太差了,人一二十出头的小朋友差点儿就把你们给逮住了。”


“新来的小朋友没经验,”王杰希显然不想在这件事上和他多做纠缠,简短地回答了一下后立刻点明了正事儿,“你现在名声已经臭了,陶轩背又不知道地里在搞什么名堂,你这么一大张旗鼓地过来,不是上赶着被阴?”



“哎,先声明啊,这可是黄少天强行给我提溜过来的。”叶修随意地把手肘撑在护栏上,一本正经地答道。


“你要是没打什么算盘,黄少天能把你给绑过来?”王杰希瞟了他一眼,懒得跟他打机锋。


“...跟你们这些心脏地讲话就是累啊,”叶修大言不惭地感慨了一声,顿了一下,慢悠悠道,“其实我倒真没什么打算,反正也就你们这些老东西认识我,还真谈不上大张旗鼓,再说了,来看看陶总反应...也挺有意思的。”


叶修说话的语调没什么起伏,万千灯火倒映在他眼里明灭的光晕,倒让人摸不准他心里的滋味到底几何。


“也是,总也翻不了天,”王杰希沉吟了一下,言简意赅地下了结论,“总之你自己小心,我们这边的权限尽量对你放开,有什么事记得说,别瞎顾忌着那张老脸硬撑。”


叶修心里一暖,轻轻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说出来的话却是:“我像是那种要脸的吗?”



......




王杰希:“......那还真不是。”


.........


叶修和王杰希话都不多,一个前妖首一个现任北京地区最高负责人在天桥上呼哧拉哧的冷风里开了个大致的例会就各自回去准备明天的搞事了。


叶修回来的时候蓝河还睡着,他慢悠悠地挪到蓝河床边给他扯了扯被子,反正他也没什么觉,索性靠在另一张床的床头想事儿。


可叶修是没想到,睡意这种东西还真会传染,在深夜里,在蓝河绵长且无比幸福的呼吸声中,自己竟然真的感觉到了难得的睡意,眼帘逐渐垂了下来。


......


“叶修!叶修!”


叶修微微皱了皱眉,懒洋洋地睁开眼,就看见神清气爽的蓝河一脸无语地看着自己。


蓝河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睡得格外好,不过一起来就看见自己的老年失眠症室友歪着脖子以一个非常诡异且扭曲的仿佛要去参加国际瑜伽大赛的姿势蜷在床头这种事,还是颇让人在大清早就心情复杂。


“...您老睡就睡,干嘛不干脆抠个稍微不那么容易腰间盘突出的姿势?就这样的,我们科上个月接了二十三例,全是错误打坐练功姿势弄的。”蓝河一边伸手熟练地给某老人家拧脖子,一边絮叨。



“嘶...”叶修顺着蓝河的动作慢吞吞地转了转酸痛的脖子,“昨天晚上没留神睡着了。”


“睡着还不好?”蓝河收回手,踩着拖鞋准备去洗漱,“你现在灵力弱得跟什么似的,多睡一下正好补充灵力。”


“也是,”叶修笑了笑,慢腾腾地下了床,随口问道,“今天什么时候过去?”


“待会儿就过去吧,”蓝河拿了条毛巾擦了一把湿漉漉的脸颊,“那边之前就在催了,还是早点去比较好。”


“......嗯。”叶修微微阖上眼帘在脑海里过了遍思路,叼着牙刷含含糊糊应道。









一人一妖简单地收拾完,就准备去总公司的会场开会了。


所谓总公司,其实并不像蓝雨嘉世等全国各地的分公司一样有一个具体的现实存在的地址,而是隐藏在城市深处,类似于一个结界空间。

当然,如果硬要追究原因的话,那么身为当年总公司的设计者之一的叶修也只能给出一个稍微有那么一点尴尬的理由,当然是因为......



北京地价太贵了啊!!!




当年九界的首脑在共商总公司建设细节的时候,有一点分歧,结果好不容易商讨完,就那么一愣神,出来全傻眼了,改革开放都不知道搞了多久了,原先的地址早就被下水道团团包围了,完全也没钱买地了,难道要申请个希望工程什么的?



最后还是叶修不耐烦,大手一挥干脆搞了个结界出来,这下也没得吵了,大家伙儿把结界浪了个底,GDP直抄全是文化人的天庭。



所以这下子叶修看着通体上下透露这我有钱特别有钱的总公司大门,再看了一眼为了找到结界入口在王府井的一家指定的火锅店后厨里踏的一脚狗血,即使因为这么多年从没变过的狗血浇脚入结界法心情复杂,但还是毫不谦虚地对自己当年的明智决定而感到欣慰。


“...那什么,咳,先去点个到吧。”蓝河看了一眼叶修复杂的表情,生怕他冷不丁地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忙扯开了话题。


叶修也没有多说什么,应了一声便跟着蓝河进了大门,往公司前台走。


如今妖界的传送方式比以前进步了很多,会替被传送者自动选择便捷,不拥挤的入口或出口,而且刚好叶修和蓝河从广州过来的时间处于比较冷清的时间段,再加上总公司财大气粗传送口多,因此他们俩这一路过来,都没见到过什么其他生物,直到点了到之后被礼仪小姐引到会议大厅,看到各种形态姿势各种生物非生物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僚们时,他们俩才终于有了一种来出差的感觉。

“你有什么不舒服吗?”蓝河有些担忧地看着叶修,来开会的同事们灵力都不会太差,至少也是个小头儿,蓝河不是灵力种群都隐隐地感觉得到灵力的波动,他实在是有些不安。

“没事儿。”叶修的确有了些不适的感觉,他隐下胸口那股异常的躁动,面不改色地安抚蓝河,“没有什么问题,先去找个地方坐下吧。”

蓝河看他面色如常,也就没再说什么,只好秉着同种气场相和的原则,带着叶修找了两个一边邻座是一个头上竖着两只毛茸茸的狐狸耳朵的女同事的座位坐下。


......

刘皓不知道为什么,昨日开始心口就有些不安的闷痛,本以为是老毛病犯了,结果去医护人员那儿看了看,却并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是叶秋那厮又在背后搞什么鬼?

刘皓的眼里反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不得不说,作为叶秋多年的同伴,刘皓的确非常了解叶秋,只不过不知是因为不愿意相信,或是不敢相信,刘皓始终不认为叶秋还能翻出什么浪。

毕竟,他现在已经是九界避之不及的疯魔了的,前妖首。

刘皓冷笑了一声,怀揣着心里那些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不安,开始胸有成竹往下谋划,直到他站到主席台。


“尊敬的各位同僚,大家好,这次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不仅是为了进行年度绩评,也是为了商讨前妖首叶....叶秋?”猛然间,刘皓的瞳孔一缩,礼貌而又热情的开场白被生生打断。

为什么叶秋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他不是已经被打得半身不遂奄奄一息了吗?

刘皓僵直着看着座位席中那个看似毫不起眼,实际上一瞬就能捉住自己目光的身影,背后沁出了阵阵冷汗。

他不是自己亲眼看着被亲手斩断了天灵吗?怎么还会有九条狐尾?

刘皓看着座位席上本不该存在的叶秋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角,背后影影绰绰的,有九条笼罩在白色光晕里的九条雪白的狐狸长尾若隐若现地在轻轻晃动。

之前所谓的强装镇定早就被前所未有的恐惧给击溃了。


“刘科长,你怎么了?”旁边的北京地区最高负责人王杰希转过头,认真问道。

话虽关切,可不知为何,刘皓却从里面听出了某种不必言明的气定神闲与万事明了。


果然是早有预谋,把我们当傻子玩儿么?




刘皓赤着眼,握紧了拳头。


旁边没有得到回复的王杰希也并不生气,只是瞟了一眼他因为过度用力手背绷出的青筋,神情平淡地转回了头。








“这刘科长......怎么感觉怪怪的...”蓝河摸了摸下巴,有些奇怪地看着主席台上的刘皓。

“做贼心虚?”叶修低声回答,往后靠了靠,神情里说不上什么情绪。

“什么?”蓝河没听清,转过头有些茫然地睁大了眼睛。







“......没有。”只是一瞬,叶修的神色又变得像往常一样平淡莫测起来。






tbc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