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饲养一只九尾狐(六)

本文世界观都是虚构!虚构!虚构!

饲养员蓝和小妖精叶

采精补阳嘿嘿嘿


刘科长的状态实在过于异常,再加上他也急着回去找老大汇报,没办法,这场初会只好不了了之。蓝河带着叶修出了总公司的会议大楼,本来想去总公司新开发的妖界商业步行街溜达一下,但是因为他实在担心叶修这把老骨头架不住灵力的强烈波动,最终还是决定先从结界出口出去。


叶修自然没什么意见,只是刘皓太不经吓了,疲软的时间比他预测的还早,以至于现在一人一妖在北京街头晃荡,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只好回酒店睡觉。


从昨天晚上开始,叶修好像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之前在家的时候他一直都是睡在客卧,几百年的失眠症也还是好死不活,可是昨天晚上偶然跟蓝河睡在一个房间后,竟然很快就睡着了,而现在青天白日的,一人一妖居然直接睡到了晚上的同僚聚餐,如果不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叶修几乎都要怀疑自己中邪了。


事已至此,叶修感慨蓝河大大的奇妙气场之余,呼噜了一把蓝河睡得乱蓬蓬的软毛,决定干脆翘掉晚上的聚餐。


这样一来他们俩晚上的时间就空出来了,鉴于已经完全没有睡觉的欲望,索性决定出去转悠转悠。






华灯初上,各色各样的舶来品有着各色各样的人生要去体会,反倒是过路的叶修和蓝河有闲情雅致压瞎溜达。




“今天看到了新疆的同事,”蓝河拉着叶修在路边的花坛边上坐下,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找他开张条子给你弄点今年新上市的天山雪水。”


“谢了。”叶修若无其事地扫了眼不远处三三两两的人,真心诚意地道谢,毕竟如果没有蓝河的悉心照顾和精气供应,自己也很难全须全尾地度过灵力修复这段危险期。


“谢你个头,平常洗碗的时候我怎么没见你这么客气?”蓝河斜了他一眼,“我告诉你,你别想太多,我就是为了让你赶快升到三尾,然后好好地用灵力给我做苦力,要不是二尾不能用灵力,你早就被我榨干了。”



他一向口嫌体正直,叶修早就摸清楚了,也没揭穿他,只是有点无奈地掐了掐他软软的脸颊。


蓝河这个人,向来非常注重形象,脸这种东西,自己可以揉,但是绝不能被他人随便染指,毕竟他还指望着用这张脸抠出一个霸气侧漏玉树临风的造型。


但是念在叶修是初犯,蓝河大度地没跟他计较,只是哼哼了一声起身往街边的冰淇淋店跑,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两支甜筒。


“草莓味,没得选。”蓝河果断地塞了一支到叶修手里。



“......”叶修静默了片刻,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上粉啦吧唧的甜筒,神色一怔。



“怎么了?”蓝河看他呆了一下,皱着脸揉了揉冰得发麻的腮帮子。



“没什么,就是刚好想起有一个妹妹也喜欢吃。”叶修神色平静。




“哦...对喔,女孩子都喜欢吃甜的嘛。”蓝河了然,颇有见解地点点头。



“那你怎么也跟小女孩儿似的喜欢吃冰淇淋?”叶修不欲在以前的事情上多做纠缠,随口岔开了话茬。


......



“......”蓝河挺拔清瘦的脊背毫无征兆地一僵,他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耸耸肩,“哪有为什么啊,就是喜欢呗。”



叶修察觉出蓝河那一瞬间情绪的异常,很识趣地没有多问,只是他活了这么久,还是不太擅长平凡性的人情世故,正琢磨着怎么转开话题,却听见旁边的人自己开口了。



“...我说叶修,你有没有想过以前的事?”蓝河侧过头,浅褐色的瞳孔里摇曳着灯火。



九月的北京城,晚风已经有了些肃然的凉意,叶修习惯性地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在风中婆娑摇动的香樟树枝叶,认认真真思考了一下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以前的事啊......



“嗯...说实话没怎么想过,倒是想以后的事情想得比较多。”叶修沉吟,给出了一个最诚实的答案。



说起来也蛮有意思,叶修看起来其实挺懒的,甚至可以说是没什么奋进意识,抽烟永远都是红塔山,其他的就更没什么讲究,生活上几乎没有特别的追求,可是实际是,在有些问题上,他却是异常地洒脱与坚韧。




“这样就是最好啦,毕竟人生这么长,妖生更长,总是要往前看的,”听他这么说,蓝河现在完全不担心患者的心理问题了,翘着嘴角大喇喇地揽住叶修的脖子,“就算兄弟你现在就只有稀稀拉拉两根尾巴,可是也还是可以奋斗一下争取再搞根尾巴出来,以后要是有了小崽子也可以多根狐毛掸子上家法嘛。”



他这话说得洒脱,虽然前半截话的对象好像并不只是针对叶修说的,但叶修听在耳朵里,心里却有些微微的歉疚。




如果是普通的病患关系叶修当然不必要内疚,虽然平常一人一妖也只是普通交流有时采精偶尔嘴炮,但是蓝河实打实的关心做不了假,叶修也是真心诚意地感激这位萍水相逢的小疗兽师。



所以,叶修的确不忍告诉他,自己其实并不是他所担心的那么糟糕。





只是这些,在当下都只有缄默不语了。




叶修轻咳了一声,本打算抽根烟,不过不经意间的抬头,倒是让他神情有些微妙的
变化。



“小蓝啊,咱们这妖生哲学估计今天只能讨论到这儿了。”叶修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草丛,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



“什么?”蓝河有些不解 ,“怎么了。”


“那边,”叶修朝前方不远处抬了抬下巴,伸手扯住蓝河连帽衫的帽子,轻轻松松把人拽起来,“可能...他们也想跟我们谈谈妖生。”



蓝河微微踉跄了一下,忙伸手扶住叶修的手臂,眼睛顺着他目光所及的地方看过去。






原先空荡荡的街道,现在不知道哪里冒出了约摸十个拿着捆妖索和散灵枪的人,神色各异地打量着自己和叶修。


“我靠,”蓝河一惊,“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一直就在附近猫着,”叶修语气轻松,“刚才突然聚拢了。”



“捆妖索...感觉是冲你来的,”蓝河皱眉,微微侧过头轻声问,“仇家?”




“嗯...”叶修想了想,诚实地回答,“他们估计档次不够。”





蓝河:“......”






他们俩倒是轻松自在,可怜来斗殴的人却是严阵以待,为首的光头面色肃然地抬起散灵枪的枪口,率先朝叶修开了一枪。



早在五十年前,散灵枪就被列入违禁品名单了,顾名思义,它就是用来打散妖精的灵体,妖类一旦被击中,在承受灵力迅速流逝的同时,还得承担治愈后灵体残缺不全的风险。而且最让妖抓狂的是,设计者为了不影响人类世界秩序,把它做成了消音版的,只是精益求精的破毛病一犯,灵力波动的声音也给他整没了,妖类无法辨识到,异类倒是被清了个干净,但是一大群平头老百姓也糊里糊涂地被一波流带走了,这也就直接导致了那一年妖界的死亡数量历史高峰式攀升。





蓝河以前在资料上看到过,当时对它印象就挺深刻,自然而然地也就记住了它的伤害程度与范围,所以当他看见那个光头抬起枪口时,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拽住叶修的手腕迅速把他往旁边一拉。



“太阴了,都不提前打个招呼?!”蓝河松开叶修,感慨了一声,四处看了看想找个趁手的武器,随口问,“你有什么后手吗?”




“那是必须的啊。”叶修微微活动了一下右手,一本正经地说,“上课之前要提前预习的知不知道?”



“你还真有准备啊?”蓝河狐疑地看着叶修,他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叶修真留了后手,“情况严峻,同志你可千万别跟我逗闷子。”




“你还质疑?那就让你这小没见识的看看。”叶修嘴角勾了勾,从容地拽住了蓝河的袖子,然后......




拽着他开始玩儿命地疯跑!!!





“...这...这就是你说的准备?”蓝河气喘吁吁地按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咬牙切齿的问。


“你知道我这把老骨头很久没动了,”叶修拽住蓝河的帽子把他往前提溜,“所以快点跑,待会儿我油尽灯枯了还得靠大佬您。”



蓝河欲哭无泪,完全没有力气反驳,只好跟着他像傻叉一样在大街上瞎跑。



至于为什么只有他们俩像傻叉,这就是有钱买隐身符和没钱买隐身符的问题了。



当然,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人家又不是没脑子,怎么可能讲究思想道德绝不以一敌多胜之不武?叶修和蓝河在前面跑,他们在后面都不知道放了多少冷枪。



“太过分了......”叶修拽住新晋街道马拉松选手蓝河停下来。




“...啊?怎么了?”蓝河侧过头,茫然地睁大了眼睛。



“甭跑了,”叶修神色淡淡的,“正面硬扛。”



“......真...真的吗?”蓝河质疑地看了他一眼,虚脱地弯下腰,两只细胳膊软绵绵地垂下去晃了晃。



“当然,”叶修理直气壮,“我没力气了。”





蓝河:“......”




......




其实正面强上是下下下策,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叶修也无可奈何。



这伙人拿的是灵武器,走位也是风骚无比,蓝河这小身板儿,早就被他们转悠得要飞上天跟太阳肩并肩了,他们也看出来蓝河战五渣的本质,干脆加大输出力度准备先把蓝河干掉,再去对付叶修。




而另一边的叶修情况也不太好,之前为了稳住神魂,他在灵体上设了层灵栓,现在渐渐就感觉到妖力限制的吃力,往往是意识转得快,武力却跟不上。




“怎么还不来......”叶修皱眉,不耐烦地挥开旁边一支散灵枪的枪口,正琢磨着怎么解救队友,转眼就看见一发蓝色的锁灵弹直直地朝蓝河后背射过去。



糟糕!




叶修瞳孔一缩,正准备强行冲破灵体上那层灵栓,却突然感觉自己的神魂一震,灵力开始不要钱地往外淌,而另一边被击中的蓝河,倒是没什么事。




背后好像被撕开了个大口子,呼哧拉哧地往里灌热风,灼得伤处细细密密地燎痛,叶修明了地扯了扯嘴角,笑得有点难看,心里却平静下来,干脆释放天性,疯狂输出。





还好,在他灵力枯竭灰飞烟灭的危险指数高达百分之八十的时候,王杰希的部下终于来了。




“不好!快撤!”为首的光头心里咯噔一下,躲过一张灼魂符,低声招呼手下,来势凶猛的一群人只愣了一秒,便纷纷边躲过攻击,迅速撤退。



这伙人来得快溜得更快,叶修看着他们训练有素撤离的背影,若无其事地笑了一声。



帮忙的也急着回去汇报,问题解决了,他们自然也不能再白待着,之前叶修叫王杰希给他们打了招呼,让他们过来之前先下一个隐身咒,这下蓝河并看不见他们。为首的思忖了片刻,用灵音秘传请示叶修:您还有什么要我们处理的吗?





背后伤口扯着生疼,叶修本来还想用灵音秘传好好教育一下这群小年轻如何从根本上提高工作速度,却很无奈地发现自己完全聚集不了灵识,只好有气无力地挥挥手,示意让他们先撤。




援救人员得到指令,从善如流踩着树梢,回去汇报了。当然,这过程是完全悄无声息的。




“...咳...你怎么样?”一边的蓝河眼前还有点花,朦朦胧胧看见叶修撑着膝盖半跪在地上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蓝河晃了晃头,眼前的视野稍微清明了些,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突然消失了,他也懒得多想,一瘸一拐地朝叶修走过去。




“暂时死不了。”叶修低低地喘了口气,靠着路边的花坛,有些颓然地坐到地上。




蓝河脑袋瓜儿还晕乎着,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只是以为他是累狠了,扶着险些腰间盘突出的后腰,一屁股坐在叶修旁边,艰难地抬手把他的头挪到自己肩膀上,说:“估计我们俩暂时也没力气走,你先在我身上靠会儿,待会儿再总部打个电话...对了,我兜儿里刚好有诊疗针,现在给你弄?”


“......”叶修微微一愣,而后从善如流放松身体,更是毫不客气地把手搭在蓝河大腿处,懒懒地说,“这就不用了吧,待会儿回去再弄得了。”



他这么说了,蓝河也就没再坚持,心里想着待会儿去总公司给他做个全身检查,一边自自然然地揽住他的肩膀。



“三好学生当了这么多年,”蓝河感慨,“我还真是头一回跟别人在大街上斗殴。”



“斗殴倒不是第一次斗,”叶修神色微妙地撩起眼皮,“不过被打得这么惨倒是头一次。”




“欸...真的吗?”蓝河眨眨眼,促狭道。



......



“...好吧,”叶修显然也想起刚见面自己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从容改口,“被几把初级灵武器吊打真是第一次。”



其实散灵枪在黑市里挺走俏的,向来是有价无市,不过叶修看不上,蓝河倒是不惊讶。



蓝河又不是傻子,这只狐狸一看就不简单,包括他和黄少以及魏老大不寻常的关系,空缺的档案,以及莫名其妙的信心与气定神闲,都昭示着四个字:来历不明。



而且,叶修不会说谎,遇到不愿意谈的内容一般上选择理直气壮地跳过,蓝河当然也就明了了他是有些不能外说的事,不过蓝河好歹也做了几年的疗兽师,各种各样的妖兽也见了不少,说实在的,妖生这么长,谁没些个伤痛往事和不能多谈的秘密呢?



何况,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治疗的时间短则几分钟,长也长不过几个月,不恰当地说,不过露水情缘,几十年过去,疗兽师尘归尘土归土,而妖兽却起码也还有几百年好活,往事早就散了个干净,再加上医患关系这种东西在哪里都复杂,交心交底,实在没必要。




蓝河膈应得慌,却又不得不深谙此理,因此即使叶修是他职业生涯难得交好的一个患者朋友,在有些问题上,他也没法去追究。




他下意识捏了捏自己细白的食指,不欲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叶修似乎感觉到了他情绪的低落,轻轻挪了挪头,蹭在他的颈窝处。


蓝河被他撩得有点痒,漫不经心地两指捏着他那撮头发,有一搭没一搭绕着玩。




叶修微微一僵,不过只是一瞬,就放松了下了,状若严肃地交待了一声别把自己给拽秃顶后,便由着他玩儿去了。




其实他们俩平常很少有这么贴近的身体接触,蓝河不是特别自来熟的人,叶修就更不会和别人勾肩搭背,又是俩公的,自然也不会黏黏糊糊。所以虽然他们关系不错,但平常除了采精气这个特殊时期,几乎没有过多肢体交流。



不过现在情况特殊,一人一妖可以说是已经同生共死过了,革命友谊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蓝河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叶修靠得更舒服一些,一人一妖虚弱地杵在大街上吹风,看车来车往,蓝河心里却毫无征兆地蹦出四个字:



相依为命




他把这四个字含在唇间咀嚼了一遍,莫名其妙地从中觉出一些暖意来。



好像干涸许多年的泉眼,终于有春水涌来。


而蓝河在其中,每一根头发,每一个毛孔,都溢出熨帖的安全感。


过去已过去,未来还未来。



冥冥中,蓝河忽然觉得自己和叶修,虽然以前没什么牵扯,不过怕是真的还有未来的情分。


这种不科学的直觉从何而来,蓝河也闹不明白。




不过,管它干嘛?







蓝河一边琢磨,一边坦坦荡荡地给叶修织了个短麻花,还没来得及深入探索,突然就发现一个散发着凉气的不明物体杵在自己面前。



蓝河垂眸一看,愣了愣。


一支完好无损的,草莓甜筒。





“你从哪儿拿过来的?”蓝河傻眼。




“这还得谢你上次送我的那个多空间功能袋,”叶修轻轻笑了一声,“刚才你刚才不是还没吃完吗?我就把它放进去了。”


蓝河看了一眼某只狐狸的头顶,浅褐色瞳孔里映着的灯火温柔地晃了晃,他就着叶修的手,小小地舔了一口自己平常从来不吃的草莓甜筒。




他现在突然觉得,或许自己的直觉,还是挺科学的。



蓝河这支甜筒吃得很慢,以至于叶修握着它的手指上也沾了些融化的冰淇淋,他轻轻握着叶修的手,细致地给他抹掉指尖上沾着的融化的冰淇淋。




“...那个,叶修啊,”不知怎么之前那种奇异的熟悉感又冒了上来,蓝河把他擦干净的手轻轻搭在自己膝盖上,随口问,“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有回答。




“睡着了吗?”蓝河皱皱脸,小声问,心想要不要给他换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这么想着,他侧过头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你换个姿势睡?”



还是没有回应。



不会昏过去了吧?



蓝河心里渐渐浮上一股不好的预感,他深吸了一口气,从衣兜里拿出一只诊疗针,小心地把连接头贴在叶修的食指尖上。



片刻后,诊疗针开始猛烈地晃动起来,电子屏上的红灯急促闪烁。



蓝河眸光一滞。




神魂震荡。


tbc

非常心力交瘁的一章

一言难尽啊...



评论(1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