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高三修罗场上的大佬与我(一发完)

四月份那篇存稿

高中生叶和高中生蓝

(一)

“求AB、AC两直线的斜率积......”


“...这特么什么鬼?”



蓝河看着绿得拧巴的试卷复印件,揉了揉被那堆搅和在一起的双曲线直线未知点参数扯得绞痛的后脑勺,索性摘了眼睛打算去看着男朋友神光四溢的脸找找灵感。


“老李家的肉夹馍。”同桌梁易春敏锐地感觉到堆在地上的书堆因为蓝河起身而微妙抖动,头也没抬地从字典里抓了一把零钱递给蓝河。


“欸老蓝去找叶神啊?”前排的笔言飞合上历史书,朝蓝河挤了挤眼睛,“要求不多,罗哥家的炒面。”


“我靠笔言飞你个渣渣,老蓝!嘿嘿,烧饼王家的豪华武大郎。”

“你个废物东西,老蓝别听他的,买隔壁摊的,昨天大姐的手机爆了,生意不好做啊......”


“肠粉肠粉!”


“我要甩饼!”

“......”

......

蓝河:“......我特么不是去谈情说爱的吗?”

(二)

离高考还有五十五天


蓝河看了一眼理科楼门口的显示屏,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


马上就要高考了,哲学的框架还没背完,自然地理还是迷迷糊糊,英语改错还是不上不下,数学接近死亡,还有......

“干嘛呢在这儿发愣?”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后面擦过了,蓝河感觉头顶一重,某人的手轻轻地搭上来。


还有,叶修也马上就要走了啊。

“......”蓝河以堪比影帝的演技迅速收起了心里那些弯弯绕绕的惆怅,弯着嘴角眨了眨眼睛,“在想为什么黄少今天没下来跟你探讨学术问题?”



“...他啊,现在还在办公室猫着呢,”叶修拉着小男朋友的手臂慢悠悠往校门走,眼梢漫不经心地勾了勾,“刚刚物理小课老冯刚好逮着他给牛顿画豹纹内裤,硬是说他画成人漫画,这会儿估计够呛。”



蓝河:“......”


理综每每直逼满分的大佬果然不同凡响。



“话痨有什么好关注的,”叶修凉凉地瞥了蓝河一眼,尾音往下耷拉,“难道不应该多关爱一下日理万机的男朋友吗?”


“黄少是我偶像啊,”蓝河被老神在在地争宠的男朋友戳得心肝儿软,忍笑拉长语调,“不过这不都是为了找个借口来关爱大佬您的感情生活吗?拐弯抹角地,显得矜持。”


“哦...下次可以直接关心,矜持什么的完全不用,”叶修把无比正直地眨巴着眼睛的小男朋友搂过来,在人家耳朵边上轻飘飘地落下句话,“毕竟嘴都亲了千八百次了。”

......


叶修心情愉悦地捏捏蓝河染了层薄红的耳朵尖儿,决定暂时不批斗黄少天。


毕竟作为一个完美的男朋友,风度和肚量是很重要的,跟一个完全没什么威胁的话痨计较太多,嗯,不像样子。


(三)

闹归闹,不过高三实在没什么充足时间给人谈情说爱,两人匆匆忙忙给在教室里悬梁刺股的苦逼们买了补给,嘴炮都还没打几句,就不得不各自回教室接着改变人生。

“你先上去,”叶修揉了一边蓝河最近瘦了不少的脸颊,“晚上过来找你。”

“哦...”蓝河老老实实点头,有些恋恋的,“下晚自习了我在这儿等你。”


“行。”这时候吃饭的人大都还没回来,文科楼底下空空荡荡的,叶修微微抬起眼梢,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按着蓝河的后颈,迅速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你去吧。”


蓝河摸了摸额头,愣愣的,看着叶修的背影慢悠悠晃进了理科楼大门后,这才捧着胸口到处爆炸的小烟花往教室狂奔。


(四)


蓝河升高三的时候户口转到了杭州,但家里人大都还留在广州工作,所以小蓝同学只好长期住校,不过这种生活也没持续多久——和某叶性同学暗度陈仓蜜里调油之后,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在男朋友校外的房子里。


叶修虽然早就来了杭州,户籍却还是挂在北京。高考一向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由于某大神拒绝了B大的保送名额,所以最迟不过下个月,他就只能老老实实回老家高考了。

别人不了解叶修,蓝河却是非常清楚他的逻辑明了与目光深远,他并不认为叶修单纯是为了他留下来,一来他实在不像是这么...感性的人,再加上,也实在是没什么现实意义啊。


就算这样,蓝河想破头也想不明白叶修在想什么,这段时间乱七八糟的模拟考又是一堂接一堂,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少得可怜,互诉衷肠都没功夫,更加轮不上谈人生聊理想了,不过昨天刚刚考完这个月最后一次周测,这下倒是有时间谈心。


“欸,你干嘛不去B大啊,”蓝河托着下巴,摇了摇叶修的膝盖,“那么多人挤破头都没挤进去。”


“嗯...”叶修抬眸,沉默了片刻,“综合意义不大。”

“为什么?”蓝河躺下枕在他小腹上,有点不解,“B大综合排名全国前二好不好?”

“首先,B大偏文科,不太适合我,”叶修有一下没一下捋着小男朋友软蓬蓬的头毛,慢条斯理地解释,“而且,保送的话只有生物专业,我以后没有学生物的打算,高考考到Q大学物理更加合理。”

叶修行事目的性很强,蓝河安安静静听了他的理由,差不多也被他说服了,只不过没想到,他还有别的理由。


“当然,最重要的是,”叶修轻轻拍了拍他的头,眼梢微微低垂,难言的静谧缓流,“想多跟对象处一会儿呗。”


“...啊?”蓝河睁大了眼睛。

“怎么?”叶修挑眉,“不想多处一会儿?”



哪里是不想啊



是太想了好不好!!!


只是在大体面前,心里那些隐秘的不舍不得不被藏起来,然而事实上,少有的感性往往具有难言的畅快。


蓝河一头扎在男朋友胸口,小小地蹭了蹭,心里幸福得简直要颤抖。


“其实,小蓝啊,”叶修习惯不太好,虽然被蓝河管着,但偶尔还是抽烟,低哑的声音透着一股子莫名的老气横秋,“高考这种事,说大不大的,你就算考不上Q大B大什么的,我们也还是照样处不是?”



果然,他还是懂的。


蓝河其实并没有太大野心,在遇见叶修之前,每天的最大目标也就只是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好,只是在喜欢上了之后,才有了超额完成目标的想法。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遇见你,就想要追上你的脚步,了解你的生平,渗透你的感情。


只是蓝河要追逐的目标实在太过强大,他透支自己所有的精力,也难以望其项背。


好在叶修是足够强大与耐心的恋人,他不会停下脚步,但他会一直回头注视小男朋友小小的身影。

足够。

“哪有,”蓝河吸了吸鼻子,“我前天晚上就梦到我没考上B大,你妈妈不准我进你家门。”


“...笨啊你,我妈是会用录取通知书来找儿媳妇的人吗?”叶修语气轻松,“毕竟基本上也没谁考得过我,我妈是不太想让我光棍一辈子的。”

......



这样说来,还挺有道理。



蓝河趴着他胸口,闷闷地笑了一声,边微不可察地,悄悄把眼眶处的那点湿意蹭到了他胸前。



第二天早上,精神充沛的小蓝同学斗志昂扬地来到教室,还没坐下就发现自己旁边杵了一张苦哈哈的大脸。

“你...怎么了?”蓝河有点好奇,毕竟在苦逼的高三里,八卦可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战略作用!


“你昨天晚上没在你不知道,老张昨天在熄灯前就进了寝室,猫在你上铺那个空床上,愣是在床上呆了一个晚上听我们聊天啊!!!”笔言飞生无可恋,接近崩溃,“我现在非常希望我昨天晚上没有研究波多野老师的教学历程啊!”


“你是没研究波多野老师,”梁易春没抬头,“你是仔细研究了小泽老师和泷泽老师的差别。”



笔言飞:“......”



蓝河:“......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生啊!


高三啊!

(五)

星期五下午学校照例卫生大扫除,而叶修早就已经被班级排除在此类活动之外了。

对此,叶修大大表示,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卫生委员方锐严肃地扯正袖子上的红袖章:大佬您先给您破坏掉的一块窗户两块抹布三个扫把五袋洗衣粉一个交代再说好吗?

对此,叶修大大欣然表示,那什么挺好的,刚好去视察一下男朋友的学习情况。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蓝河班里的同学们全都积极响应老师的教导出去锻炼身体的原因。

“一个个儿的怎么都走了?”叶修坐在蓝河旁边,随手摊开一个草稿本,颇为好奇,“这么热爱体育运动?”


蓝河腹诽:那是怕被你间接嘲讽啊大佬!


“吐槽什么呢,”叶修挑眉,屈指点了点卷子,“二十二题错成这个逼样?”


“......”蓝河一哽,给他腰上掐了一把,“想你啊!”

叶修沉默着,没说话。

没动静?

蓝河眨了眨眼睛,本来想给他揉吧揉吧,手腕却被人轻轻松松地一把攥住。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二十年以后,蓝河也总能清晰地记得恋人微微发凉的指尖,和那个小玫瑰一样发亮的吻。

(六)

离高考还有三十天

叶修,今天出发回北京考试。

蓝河瞟了一眼校门口的显示屏,随便塞了张纸到门卫大爷的手里,抄小道从小门溜了出去。


门卫大爷:“......同学你怎么给张白纸啊!”

紧赶慢赶,蓝河还是气喘吁吁地截住了正准备出门的叶修。

“你怎么回来了?”叶修有点诧异,忙伸手扶住他。

两个人之前就商量好了,叶修今天直接去机场,蓝河还是照例在学校,按魏琛的说法,两个大佬爷们儿,有什么好磨叽的,反正过不了几十天又得蜜里调油。


“...理智上,我是不应该逃课的,但是吧,”蓝河喘了口气,轻轻笑了一声,“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腿呢?”


是啊,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颗噼里啪啦炸烟花的心呢。

叶修垂眸,搂着小男朋友细瘦的腰结结实实亲了个够本。


“...到那边去不许抽烟啊,行李箱的夹层里我给你放了戒烟糖,”蓝河脑袋晕乎着,却也还记得叮嘱,“还有,不准通宵打游戏,电竞周刊我已经转寄到我这儿来了,哼哼,好好休息!还有啊......”


“差不多了啊,昨天晚上都絮叨一晚上了,”叶修无奈,过了片刻,自己先破功了,“那啥,别逼自己太紧了,放轻松,考砸了你不还是我媳妇儿?要是实在紧张得不行就多去找话痨和废物点心方给你叨叨一下,当然,咳,条件允许的话,多想想我也不是不可以。”


“知道了!你昨天都叨叨一晚上了......”蓝河促狭地眨了眨眼睛,拖长了语调,“说起来,你怎么突然这么知心哥哥?”

“......那是啊,”叶修微微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抬眸,“给你做了十八套情绪处理备案,剩下的在我桌子里,明天一帆会拿给你。”


“:......”蓝河一愣,“怎么做的?”


“参考了你每次考前考后以及根据课表不同导致的心跳体温脉搏心情反应等变量,”叶修慢条斯理地回答,“最后整理出十八个图表以及三个总结文档,电子版和文字版都有。”


“做了多久啊......”

“也没有很久吧...”


“到底多久!”


“嗯,也就做了六个来月,反正我每天都盯着你,工程量也不是很大。”


“...你,哎,我不会说...”蓝河揉了揉脸,若无其事地侧过头,藏住微微泛红的眼眶。



......


“傻蛋。”

叶修抬眸,常年懒洋洋垂着的眼梢温柔地扬起来。

小孩子家家



往后还有更好的等着你呢。


(七)

离高考还有二十三天



还是惯例,学校找了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拍毕业照。



蓝河的班正好轮上跟叶修他们班一节课拍。


只不过他们班实在人少,就剩下苏沐橙这几个本地还留在学校,其余的那些个妖魔鬼怪,像语文文采卓群,每每作文逼近满分的张佳乐,英语从没下过145的张新杰,理综考试的时候常常是先睡一个小时也能考280的黄少天,卷面漂亮到差点让一个书法大师收他做关门弟子的喻文州......这些家伙都已经办好了保送的手续,提前结束了高中生活。


当然,这些妖孽中间最神仙的叶修,也无奈于高考制度,到另一个地方奋战。

不过就像是还在一样啊。

激流冲荡过,耳畔总有绕扬震响。



蓝河抿了抿唇,从口袋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照片小心翼翼地别在左边胸口处。






晚上的时候,叶修收到了蓝河发过来的照片。


小白杨一样站在最左边的小男朋友,还是一如既往的灿烂耀眼,好像在胸前揣了两百万,而不只是一张主人公懒洋洋的证件照。




“哈哈我们还是一起拍了毕业照,男朋友!”



就算真人远在千里之外,心也还是滚烫滚烫。



好像仍然相依。










后记:嗯,四月的时候写的,匆匆忙忙,质量如果不高表介意!

本来想用“当你们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已经在高考考场上”的模式写后记,但还是放弃了。

想说的也不多,就是希望叶蓝顺顺利利,每一个看到这篇文章的小可爱都开开心心顺顺利利,当然,让我考北大!(哈哈做梦呢)










评论(40)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