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风飘絮 章四 民国向 军阀向 架空

ooc严重
历史盲,勿考究
如有bug请指出!


“叶大哥在里头待了有整一天了,真的不要紧吗?”蓝河盯着紧闭的房门有些担忧地问。

二人上回才稍熟稔了些,叶修原也打算趁着冬日清闲领着蓝河在杭州城里转转,谁承想当日傍晚就被方锐一个电话叫走了,忙忙碌碌地竟连元宵节也给错了过去,这会儿,叶大帅已在书房里闷了一天了。

“不要紧,大帅从前也总这样,”老管家倒是习以为常,反倒询问地望向蓝河,“您要不然先吃着?”

蓝河微微犹豫了一下,心说这当家的当得也挺不容易的,最终仍是温言道:“您先去歇息吧,这边有我在也是一样的。”

“这如何使得,”老管家急了,“哪里有让客人招待的道理?”

“无妨,”蓝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叶大哥指不定弄到什么时候,待会儿他又犯懒不吃饭,我看着他,他肯定不好意思不吃了。”

他这话说的倒没错,叶修这几日忙得没日没夜的,干脆饭也懒得吃,老管家免不得忧心,且老人家毕竟精神短,平日里叶修让他早些歇息,他总拗着规矩强撑着,这会儿蓝河坚持,他也不好再推辞,去厨房吩咐了一声就回房了。

半个时辰后

“那就这样,”叶修把烟头碾在烟灰缸里头,“你让一帆这两天去一趟茶楼,过老板娘那边的路,给云南那边也透个气儿。”

“啧啧,这也忒心脏了吧,”方锐嘴角噙了抹坏笑感慨,“黄少天要是知道了还不剐了你?”

叶修挑了挑眉,慢悠悠道:“天塌下来让老魏去顶着不就得了。”

方锐闷闷地笑了声,伸手收了桌上的文件,冲叶修挤了挤眼睛:“那啥,老林今儿个回来,我总不能让他独守空闺吧?小的先行告退?”

叶修似笑非笑地望着对方,直到对方的眼神愈发热切,这才轻飘飘扔下一句:“行了,快滚。”

“得嘞!”方锐如蒙大赦,一溜烟儿地跑了。

叶修轻叹着摇了摇头,起身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随即拉开书房的门,悠哉往外走,望见独自一人坐着的蓝河,挑了挑眉,笑问:“等我呢?”

“叶大哥。”察觉到叶修出来,蓝河忙从沙发上站起,顿了顿,又问:“方副官不留下来吃饭吗?”

“佳人在家里头候着,他哪还有心思留下来吃饭,”叶修轻笑了一声,边哥俩儿好似地揽着蓝河往饭厅走,“陪我吃点儿。”

到了餐厅叶修方觉不对劲,桌上饭菜的保温倒做得滴水不漏,只是厅上一人都没有,微微皱了皱眉:“人都哪儿去了?”

蓝河倒没甚在意,自告奋勇把罩得严严实实的桌罩掀了,解释道:“我看你好久没出来,我一个人应该也可以应付,就让他们先去睡了,左右我也觉少。”话毕方觉有些惴惴,不由得望向叶修。

“瞎说什么。”叶修示意蓝河坐下,自己往他对面坐了,接过蓝河递过来的筷子,给他夹了筷酱鸭,缓慢却又不容置疑道:“往后你甭等我了,小小年纪就敢短觉,以后老了要病来找你?”

蓝河瞄了他一眼,没甚反应。

叶修有些好笑,拿了筷子往他头上轻轻敲了敲,戏谑道:“怎么?熟了就不服管教了?”

“没有,”蓝河揉了揉方才他敲过的地方,小声辩解,“没有不服管。”

“服管就好。”叶修眼里笑意更甚,伸筷给他夹了个鸡腿。

两人都不是聒噪的性子,席间不过寥寥数语,却也宁静和谐。

待到二人快吃完时,叶修忽然冷不丁问了句:“学校找了吗?”

蓝河想了想,答道:“堂哥替我报了载道中学。”
叶修微微一怔,载道中学是杭州城一家老牌的私立学校,风评不错,只不过出来的学生从大学毕业后多是文人之属,叶修原想,蓝河家学厚谨,又和黄少天沾亲带故,黄少天大老远把蓝河送过来,无非是育才之意,不过现在看来,他也未必存了让蓝河趟这一趟浑水的意思。

这些念头在叶修脑海里不过电光火石般闪过,如此一番推测后,叶修几乎不可察地宽了宽心,面上无甚反应,心里又有了另一番计较,顿了顿,状若无意道:“过几日,带你出去见个人。”

他这话说得绝对,蓝河倒也未察觉什么,爽快答道:“好的呀。”只是过了一会儿,眼睛却还盯在叶修身上。

“怎么?”叶修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口问道。
蓝河有些不自在地直了直身子,状似不经意开口:“元宵样子太不好看了吗,你怎么一口都没吃?”心说,我做的真的太难看了?

“你做的?”叶修有些惊讶,他吃饭向来漫不经心,甚至没有注意的桌上这一碗元宵。

“咳,”蓝河挠了挠头,“元宵节您不是没回来吗,我想着要是不吃,这一年总是不严整,就跟李师傅学了一点。”话毕便用热切的眼神望着叶修,葡萄眼亮亮的,有着藏不住的兴奋。

叶修没有说话,言难以表,风雪夜归人,只需要一丝丝暖意,隔绝风霜,聊以慰藉。他伸筷,夹了一个,慢慢吃了。

“如何?”蓝河有些急切地问。

叶修漆黑的眼眸里满是笑意。

蓝河睁大了圆溜溜的葡萄眼。

“小蓝,你放了糖吗?”

……

不过,最后把一碗没甚味道的元宵吃得干干净净的,又是谁呢。
  

小蓝:为什么我们老是在餐桌上发展感情?
老叶:因为我看到你就有食欲啊~~~

ps:可能要停更两天,后天要考试………………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