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为师之道 (一发完)

上次的肉好吃吗,不好吃也没办法了哈哈,只能等下次了~~
帝师叶and皇帝蓝
奇怪的文笔跟ooc的人设,好像又有几天没更风飘絮,决定用这个来混更,明天估计会重修……因为太晚了好困~~

                         一

“昨日下面呈了折子上来,南方灾情已缓,甚少流离,平宁不扰,各位爱卿功不可没…”

叶修望着龙椅上坐着的年轻帝王,心下有些复杂。

先帝子嗣凋薄,为数不多的皇子病的病,伤的伤,因此六年前临终时只得把江山都扔给了尚且只有十四岁的蓝河。

叶修之前一直是伤病缠身的大皇子的伴读,那时被遣来任帝师无疑也有些白帝托孤的意思。

不过他那会儿年纪虽轻,眼光却是老道,谋略也的确深沉,在他的手笔下,朝中的老人也难得不偃塞,于是小皇帝也就安安稳稳地坐定了金銮殿的龙椅。

只是叶大人没想到的是,也许是从叶修第一次违了臣纪给躲在被子里小声抽泣的蓝河拭泪开始,又或是在两人一同过的第一个除夕夜里,蓝河给十指冰凉的帝师捂手开始,随着小皇帝的个子一年年拔高的,还有在空旷肃清的深宫里蕴出的笋尖儿似的小小情意。

叶大人一颗玲珑心,怎么看不清蓝河眼里水光潋滟的情意,欺君媚上的罪名叶修不是担不起,只是舍不得自己亲手打磨的小皇帝落下一个昏君的恶名。

况且少不更事的情意,又有几分留得住呢。

无奈间,叶修只得寻了个错处请病外放杭州,只是没承想过了三年,江南闹涝,他竟是因着治灾有道又给捞了上来。

“叶卿,下朝后来尚书房,朕有要事相叙。”

真是长大了啊

叶修从往事里回了神,望着小皇帝清澈的眼眸,叹了口气,微微颔首。

                          二

“叶卿这几年过得可好?”蓝河换了身明黄的常服,慢悠悠地晃到叶修跟前。

“承蒙皇上挂心,臣甚好。”叶修垂眸,恭恭敬敬地答了。

“那便好,只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朕也着实挂念,”蓝河弯起了眼睛,“叶卿这次得返,一定得日日进宫与朕相叙情谊才是。”乌溜溜的眼珠里透着狡黠的光彩。

叶修望着他尾巴都要翘起来的猫样子不由得有些感慨,孩子大了果然连肚皮都变黑了啊。

忍住掐一掐当今圣上脸颊的心思,叶修轻叹着躬身:“臣遵旨。”

                            三

“朕后日二十生辰…”蓝河握紧手中的朱笔,踯蹰了一下,试探道,“叶卿能否再带朕出宫一次?”

蓝河刚即位时,叶修也曾带他出宫过,只是如今听到他怯怯的要求,心里却还是一疼。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即便这样,他的小皇帝也只得被困在朱红色的宫门内。

叶修望着蓝河湿漉漉的眼眸心下软得要命,放下手中的文书,低声道:

“天下都是陛下的,无论您想去哪儿,臣都应当竭尽全力。”

                           四

叶大人重诺,又特别重小皇帝的诺,于是在几日后的宫宴上,趁着大人们酒意醺然,便偷偷地领着蓝河从东门往宫外出去了。

蓝河戴了顶叶修给他拿的斗笠,拉着叶大人的衣袖子,慢悠悠地在京城街头晃悠。

京城夜景在叶修眼里不稀奇,在蓝河眼里却是有趣得紧,他兴致盎然地东看看西看看,想去拉身边人的手,却被其无声地避开。于是才燃起的热情又倏地冷下来。

两人一时间竟有些滞塞的无言。

蓝河心里头正难受,便听见身边人冷不丁问:“可要求签?”

他顺着叶修的目光望向路边支着的算命摊,眼光黯了黯:“求签不过求心安,所求的总也求不到,求了又有何用?”话毕,有些郁郁,索性扔下身边人,一个人慢吞吞地往前行。

小皇帝平素爱蓝色,只不过做皇帝的缘故,穿蓝色穿得也就少之又少,这会儿他罩了件湖蓝色的外袍,孤零零的背影倒是显得有些嶙峋。

叶修望着他孤零零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他原想他一生顺遂,千古明君做不了,平安皇帝也可,只是没想到,把他安安稳稳地按在龙椅上,他也照样不快活。

莫笑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人。

叶修心里无奈地笑了一声,快步跟上小皇帝的步伐,伸手拉住他垂在身侧的手。

蓝河察觉到,堵着气想抽手出来,身边人握紧了他的手,低声笑道:“臣犯上有罪,烦请陛下多多担待才是。”

小皇帝还未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的斗笠上的纱被身边人撩了起来。

叶修捏住他的下巴,在他温软的嘴唇上轻轻咬了一口,随即是简直要将人溺死的温柔与缠绵。

宽于律臣,方为明君之道嘛

蓝河揪紧了叶修的衣襟,乐陶陶地想。

评论(5)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