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叶蓝】风飘絮 章八 民国向 军阀向 架空

哈哈更新了,不过好像有些少

                             一
    
                           
蓝河回了广州却未回府,蓝家人也不傻,整日里遣了三五遭人来请,黄督军被惹得不耐烦,想着干脆把人彻底打发了,没承想却是被蓝河给拦住了。

“你现在回去还不给他们绕死?”黄少皱起了眉,“要我说,先晾他们个十天八天,反了还,算计我弟弟。”

黄督军是蓝河生母娘家的亲系,老早看蓝家人不惯了,不过碍着蓝河,也不好做些什么,这会儿人家犯事儿犯到他头顶上来了,他又不是甚么善茬儿,自然忍不得。

喻老板熟知自家爱人的脾性,安抚似的拍了拍黄少天的脊背,对着蓝河温声问:“小蓝…蓝家人只怕做好了拿捏你的准备,你可真想好了?”

“他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如果把他们逼急了恐怕会出乱子,而且,”蓝河抿了抿唇,眼底竟是带了笑意,“我也想看看他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黄少天素知自家堂弟性子和软,这会儿见着他难得的强硬不由得有些惊讶,不过他跟蓝家人向来不对付,这会儿也乐得收拾他们,摆了摆手,大喇喇道:“行,左右我们也在这儿,他们要是背后耍阴的,那咱就跟他们怼。”

蓝河感激地笑了笑,略微收拾了杂乱的心绪。

                             二

“哟,蓝大公子果真是贵人事儿多,这会儿舍得从督军府回来了?”李氏用涂了朱色蔻丹的手施施然捧起了汝窑的茶杯,阴阳怪气道。

蓝河扫了眼厅里坐着的人,不紧不慢道:“贵人说不上,只是我瞧着,家里头也不像是有什么大事儿的意思,堂哥家又新来了个洋厨子,一时贪新鲜,故来迟了些。”

他这话说得轻飘飘的,却明摆了不把人瞧在眼里的意思。蓝府这位大少爷从前忌惮颇多,平素也仍是守着应有的礼节,哪里知道这会儿倒是牙尖嘴利了起来。

李氏越听心里越是窝火,手里茶杯往小几上重重一置,拧起了柳眉尖声斥道:“蓝大少这是哪里来的规矩?家里有事儿你不回来屁颠屁颠儿地往督军府跑是几个意思?这会儿倒是跟当家太太顶嘴,你……”只是话还未说完就被一旁的蓝二少拽住了袖子,只得愤愤地哼了声,但也未再多言了。

“大哥啊,我瞧着叶大帅老是帮着您往家里头送东西,想来同您的私交也是挺好的……”蓝二少眼珠子转了转,眼底尽是了然,“这会儿没同您回来到这边儿转转?”

叶修的深意他们自然不晓得,由是心里也就往淫邪的那一块儿活动。蓝河瞧着他面上透出的龌龊心思只觉着恶心,索性懒得打马虎眼:“叶大帅的事与你何干?趁早打消这点儿主意。”

李氏这会子是彻底绷不住了,大家太太的姿态几乎丢了个遍:“你怎么说话的?你……”

“够了!”一边一直尚未言语的蓝父一掌拍在黄梨木的小桌上,茶水溅了一桌。

“老爷!”李氏睁大了眼尖声叫道,却被蓝父瞪得噤了声。

这可是好茶啊,啧啧,蓝河挑了挑眉。

“蓝河啊,”蓝父沉吟了一番,缓缓道,“这回叫你回来实在是仓促了些,只不过你弟弟跟黄督军之间也不知怎么的生了些嫌隙,爹知道你同叶大帅私交甚好,你看看,是不是能请他通融通融?”

蓝河心里冷笑了声,微微勾起了唇:“那还真是拂了父亲的意,叶大帅不过客气而已,我与他一向不甚熟的。”

只是蓝父还未作答,便听见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诶,小蓝这话儿可岔了啊。”

蓝河有些不可置信地回头,便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从门口晃悠进来。

叶大帅漫不经心地错开厅里人或惊或喜的眼光,伸手捏了捏正怔愣着的人的下巴。

思君,即见君。

蓝河望着叶修眼底温柔的笑意,紧绷的心瞬间熨贴下来。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