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油粑粑

横刀立马

【叶蓝】总想吃掉汤圆精男朋友怎么办(三)

养成系傻白甜哟~

叶修给新朋友找了条裤子,然后就把小汤圆精拉到了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人一汤圆进行了短暂的灵魂交流。

不得不说,汤圆的语言能力倒是出乎意料的好,聊着聊着蓝河居然也超越物种的限制学会了点人类语言,至少可以含含糊糊地叫出叶修的名字了。

“我叫叶修,”叶修指了指自己,又朝面前的汤圆精摊了摊手,“你呢?怎么称呼?”

蓝河挠了挠头,四处张望了一番,忽然眼睛一亮,用力指了指电视机边上的蓝色花瓶。

“瓶?花?”叶修试探地猜了猜。

不是呀,蓝河用力摇了摇头,有点小小的焦虑,四下找了找,然后又点了点茶几上放着的一本蓝色封皮的书。

“蓝色的啊…你姓蓝?”叶修摸着下巴看了看花瓶,又看了看书,第二次猜。

对呀!蓝河见他终于猜到了,弯着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叶修大大心里也有些微妙的开心,于是愉悦地继续问:“然后,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蓝河想了想,发现自己好像会说这个字,于是试探着使用自己学会(?)的第一门外语:“…河…”边说还便用手哗哗划着,示意小河哗啦啦流过,手下动作着,心里还挺自豪,我果然是一颗智慧的汤圆!!!

这手舞足蹈骨骼清奇的糯米团子…也蛮可爱的嘛!叶修愉悦地放低了声音:“那行,就叫你…小蓝?”

蓝河呆呆地听着叶修大大用他众所周知的红塔山嗓温柔地叫他,薄薄的汤圆皮慢慢地烫起来,好久才红着脸胡乱点头-----人类的眼睛也是甜甜的,搅拌机大叔果然没骗我!!!

叶修大大的直男心被这颗现在粉红粉红的汤圆戳得软软的,非常有长者风范地“慈爱”地伸手摸了摸小汤圆的后脑勺:“现在也挺晚的了…先去洗澡,然后睡觉?你们汤圆应该可以洗澡的吧。”

洗澡?就是传说中人类的神秘仪式吗?我也可以参加?蓝河回想了会前两天他的老干妈汤圆朋友八卦来的消息,警惕地四处看了看,然后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叶修虽然搞不清这只汤圆变幻无穷的表情,不过也没想深究,毕竟也许人家汤圆有什么来自黑大帅(也许?)的黑暗力量呢。所以他也就从善如流地带着蓝河去了浴室,开始教授某种来自月亮的仪式的操作过程。

“你真的会了?”叶修大大穷尽毕生耐心于精气教了蓝河三遍邪教仪式工具的使用方法,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虽然汤圆的语言能力还不错,不过汤圆真的可以学会人类这种龟毛(?)的特殊技能?

放心!蓝河信心满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示意,我可是港仔码头三周难遇的智慧汤圆!

叶修心里还有些狐疑,不过也不好老杵这里,只好出去了。毕竟侵犯汤圆肉体隐私权什么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只不过出去没两分钟,叶修就听见了两分钟前还信心满满的汤圆精软糯却十分惊恐的一声"“救命!”他也没时间再想什么,一把推开浴室的门,往淋浴间冲去。

刚刚到了淋浴间门口,叶修就被光溜溜的汤圆精飞速扑住了。

“怎么了?”叶修也懒得管weixie汤圆什么的了,反正…也没人知道!果断伸手安抚地拍了拍受惊的蓝河被水沾湿的后背。

蓝河从叶修怀里抬起头,眼角还有些微微的红,他伸手指了指不停洒水的花洒:“…它…白色的…”然后又皱着脸指了指自己:“熟了!”

叶修看了一眼花洒洒出的冒着白气的热水,再看了看可怜兮兮的蓝河,心里有个奇怪的猜测,速冻汤圆什么的,难道洗热水会化掉?他咳了一声,伸手把水调成冷水,对蓝河说:“你再试试?”

蓝河犹豫了一下,试探着伸了一根手指头去试水,皱着的眉头马上就舒展开来,迫不及待地冲到了花洒下洗冷水。

叶修看着在寒冬腊月,北风那个吹的时候,非常欢脱地在冷水里表演第十套广播体操的跨物种朋友,心里是从未有过的被奇怪的东西支配的恐惧……他叹了口气,转身往外走。

蓝河以为叶修要出去,心里还有点惊恐,真的!要!留!我一个汤圆!完成!这个神秘仪式!吗!

“洗完了叫我。”叶修抱着手臂懒懒地靠在淋浴间的毛玻璃门上,随意地说。

欸?

蓝河那颗悬起来的小甜饼心又放了下来,然后……继续玩水!

…………

蓝河洗完后,叶修拿了块大毛巾把湿漉漉的汤圆精包着抱孩子似的抱进了卧室,然后心力交瘁地给他套了套自己的衣服。

这一顿下来,本来就已经属于过劳死边缘的叶修大大已经完全被小妖精(?)给掏空了……

他转头看着展示了一番快速入睡法的汤圆中的小甜饼-蓝,伸了只手臂横在酸涩的不行的眼睛上,唇角微妙地扯了扯。

欸,蓝莓味的啊。

tbc

想小蓝写得硬~一点?

评论(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