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油粑粑

横刀立马

【叶蓝】一场风雨(上)

好久不见!!!!
傻白甜!!!
奇怪人设,总以为自己是攻的蓝……

(一)

三月西湖柳,飘摇美人腰

可叶老板边儿上那个吹枕头风的位子却还是和向几年一样空悬。

说起来叶老板在纸醉金迷里来去了这么些年,边儿上一个人也未曾有过,也着实令人费解。

不过他自个倒是不在意,左右他也怠懒领略那些个风花雪月,恰巧免得祸害旁人。

只是算天算地的叶老板不晓得,情思这种东西,是架不住人家上赶着来撩拨的。

(二)

感情此物,一向玄之又玄。

蓝河对叶修这一茬儿,更是如此。

蓝副官去年年关里随黄少天北上杭州谈事儿,被黄督军扯到叶老板铺子里打秋风,恰巧目睹叶老板一枪崩瘸了来闹事儿的大烟贩子。

这要放在旁人眼里,断断是生不出甚么旖旎情思的,可蓝河偏生觉得这位正经挺带劲儿,恰好杭州这边儿也得找人蹲着,因此回程后索性调领了这边儿的差使,跨着千山万水,求取佳人。

只是这位显然不太好求取,两人你探来我探去,咱们清俊挺拔前途无量的蓝副官倒是越陷越深,顺带着还吃了不少亏。

“想什么呢,这五迷三道的。”叶修瞧着眼前这人文件还未整完倒是开始神游天外,有些好笑地屈起手指敲了敲他的脑门。

蓝河很快便从前事里回过神来,坦荡而有有些小小得意地弯起唇角:“想着你啊。”

叶修挑了挑眉,慢悠悠地抬眸瞧了眼面前尾巴都要翘上天的人,懒懒地弹了烟灰,没接他的话。

蓝河瞧他没作甚么反应,心里有点小小的泄气,不过他心里头想想,佳人嘛,总有些“欲拒还迎”的骄矜。如此一来也就很快平复了心绪,绅士地问道:“晚些时候一起吃饭?去湖心阁如何?我昨日同人去过,你定是喜欢的。”

叶修顿了顿,慢条斯理地扔下手里的账簿子,似笑非笑道:“蓝副官这就同旁人去吃过了?方才说想我莫是在哄人?”

蓝河轻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正经道:“何出此言?我心里可是只有卿一人,哪里会哄你?”话毕,端方地举着瓷杯饮茶。

只不过,低头露出的白皙耳廓倒是早就兵荒马乱地染了些许红。

叶修不自觉地捻了捻指尖,堪堪忍住去捏他耳朵的想法。

(三)

过了三月,蓝副官的事务也渐渐多了起来,整日忙得脚不点地,平日里总是三天两头去寻叶修,这会儿竟是小半个月不见人影,不过仍旧每日遣人给叶修送上一首亲笔情诗。

说起来这也都赖黄少天,蓝河在感情上同叶修一样的贫白,只好找黄少天出主意,黄督军挠挠下巴,给他想了这么个法子,因此深以为然的蓝副官每日都要自作一首情诗给叶老板酸那么一下。

这会儿日理万机的蓝副官也愣是从抽屉里扒拉出张印了梅花的笺纸,支着下巴思索如何把自个儿这万般情思全给倒出来。

只是这头还没起,蓝河便感觉门口隐隐有个黑影,抬眸一看,懒懒地倚在门上的可不就是所书之人么。

有几日没见蓝河,叶修心里也有些隐隐绰绰的空落。

可惜山不睱就我,叶老板只好扔下手里的事务自去就山。如今瞧着蓝副官猫崽儿搬瞪圆的眼睛,索性扔了来瞧瞧他顺带着给他带些吃食的想法,含笑问:“出去走走?”

美人当前,哪有不去的道理,蓝河扔下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乐陶陶地随着叶修出去了。

两人十余日未见,并无多少言语,只是沿着西湖边栽了垂柳的小径缓缓地行,可二人心中,却均是别样的愉谧。

半晌,叶修点了根烟,含含糊糊地问:“政府这些日子事务很多?”

岂止是多,浙闽军与粤军一向是当面兄弟背后搞鬼,如今粤军同日本起了些摩擦,西南也不太平,正经是缺军火缺药品的时候,可浙闽政府偏偏掐住了北边儿的路子。蓝河每日同政府那帮老狐狸打机锋,觉着自个儿头发都要生生被磨白了。

不过再难,蓝河心里头也晓得,这不是叶修方便牵扯的地界儿,一旦下水被浙闽政府给拿住了把柄,于政局,于叶修,都不是好事儿。再者,蓝河此人,乍一看温驯,其实极有原则,感情与责任,一向分得开,所以即便粤军如今十万火急,即便心仪之人问起,他也只能三缄其口。

叶修素知蓝河性情,即便自个儿心里有了谋划,也不愿再难为他,于是话锋一转,不动声色地把这一茬儿给带了过去。

此时正为黄昏,四月的风拂在脸颊上却是有些凉意,蓝河将手肘撑在湖岸边的栏杆上,眯着眼瞧着湖面上涌动的粼粼光影。忽然侧过头,托着下巴问一旁的叶修:“想要吗?”

叶修一下有些怔,不甚了解地挑了挑眉。

“西湖啊,瞧你蛮喜欢的样子。”蓝河轻轻咳了声,将头侧回去,清亮的声音被四月的风拂得温软起来。

他一向坦荡,可这会儿也是一样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叶修晓得,当他看见叶修眼里映着的粼粼柔光,就想着,将整个西湖捧得他眼前的点点柔情。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还未答话,蓝河便又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自顾自说道:“喜欢也没法子,小八十年里小爷我是买不起的。”

“我要它作甚?”叶修莞尔,心一点点暖起来,可嘴上仍是逗他,“莫是要哄我开心?”

“美人所言极是,”蓝河拖长了语调,微微直起了身子,认真道,“可不只要哄你开心,还要好生养着你呢。”

叶修拿着烟的手一顿,心中滋味颇为复杂。

有欢喜,也有隐忧。

叶老板这一生,见过的人形形总总,可偏偏没见过蓝河这样的,有着政府人的游刃有余,可他望着你时,那双眼睛却总是坦荡,且赤诚。

生来让你着迷。

叶老板万般思绪绕心而过,留下的,偏是最让蓝河欢喜的这一种。

他挑了挑眉,含笑道:“我可不好养,要宅子,要车子,还要销金窟来着……”


如今权当白瞎,估摸着还得倒贴……

便宜你小子了。

评论(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