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楼上可有男朋友

横刀立马

【石花】亡命天涯(一发完)

ooc架空,私设道爷变不了衣服

石尧山×花道常

片警石大概,至于是花爷还是花姐...我也不知道233333






夜幕低垂。




前两天刚下了场雨,此刻后巷里除了不远处男男女女若有若无的低喘声外,就只能听见脚踏在地上淤积的水洼上的声响。


花道常猛地停下脚步,伸手扯下头上的兜帽,恶狠狠地挤出一个一丝不苟地微笑:“石警官,您都跟了我一个礼拜了,到底有完没完?”



“别介啊,花先生,”石尧山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从裤兜里掏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铐,“您上回把市长保险箱给搬走了,还把这事儿赖我身上,这事儿咱不该算?”


“算什么?算有人不明白色字当前一把刀的道理?”花道常眉梢动了动,戏谑道。



“那里啊,还不是是美人太美......”石警官显然也回想起那天的事,轻咳了一声,感慨道,“果然美色误国啊...王头儿诚不欺我也。”


他这话说得吊儿郎当,可道爷听了竟然也不生气,甚至于心里有些微妙地受用,竟然也不急着脱身了。他慢悠悠地抬起一只手伸到石尧山面前,似笑非笑地看了石尧山一眼,道:“那石警官现在还不动手?”


石尧山看着他从宽大的衬衫袖口里滑出来的一节有些苍白的手腕,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痞痞地笑了一声握住面前这人隐隐可见血管的手腕,调情似地在腕骨上有些显明的骨节上滑了一圈,而后利落地扯下花道常滑到手肘处的袖子,把冷冰冰的手铐铐在衬衫面儿上。



花道常低头看着手腕处的手铐,低低地笑了一声没说话,但眼底却透出一丝难得的柔情。



石尧山挠挠头,大喇喇地将手铐的另一头铐在自己手上,而后伸手搂住他
的肩膀,大摇大摆地将人往城西派出所“架”过去。



......




城西派出所




“交代吧,花先生,”石尧山给花道常倒了杯水,叼着根烟含糊地问,“二十六号那晚上您干什么大事儿去了?”


“哦,这个嘛,”花道常慢条斯理地伸手拢了一把垂在脸侧的长发,“差点儿被一位公职人员强行风月一场算不算?”




石尧山:“......”




他暗骂了一声,有些烦躁地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掩饰地咳了一声,正准备继续问话,却听见一个轻轻柔柔的女声响起:“石警官...还有什么要问的?”声音不大,却媚绮入骨得撩人。


果然......



石尧山扶额,撩起眼皮瞧了一眼面前红唇秋波,眼梢勾人的女子,叹了口气。


容貌身材可以变,衣服却变不了,本来那件男式衬衫就有些大了,如今罩在花道常身上更显宽松,影影绰绰地漏出某些隐秘的风景。石尧山想了想,伸手将椅背上他的那件外套拿下来扔给花道常。


花道常有点嫌弃地伸出两根纤细的手指拈开罩在自己头上不知道几个星期没洗的外套,可最后还是从善如流地把他穿上了。


石尧山看她难得听话,心里有点开心,虽然,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开心就是了。


......




两个小时后的派出所门口



“行,您暂时可以走了,有情况我会再请您过来,”石尧山挥了挥手,一本正经地说,“请您务必遵纪守法争当文明公民,不要辜负组织的信任。”


“...石警官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您把人家扣到这时候,”花道常轻笑了一声,朝石尧山眨了眨眼睛,“人家现在可没地方可去了。”



石尧山:“......”


“...你先在这儿等我一会儿,”石尧山面色复杂地想了想,抛下句话就快步往派出所里走。



花道常垂下眼帘,竟然没有开溜,而是真的乖乖地留在原地等着。



过了不久,石警官匆匆出来,将人拽进了停车场里自己那辆破旧的二手车,熟练地发起车,勾起一边唇角:“我刚刚跟别人交了班,夜深露重,只能委屈美女到我那儿待一宿了。”



“...哦...难道石警官还想将上次那事儿行完?”花道常摸了摸下巴,慢悠悠地问。



......


石尧山默了片刻,猛地踩了一脚油门。



花道常难得看他吃瘪,如此看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


晚上的路况向来不错,再加上石警官工资微薄,房子也没能买进市中心,因此一路上简直是畅通无阻,没过多久就到了石警官的“香闺”。


他住的是老式的筒子楼,花道常打量了一下周围颇具年代感的装潢,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在看到石大爷沙发上堆满的足有一个月的量的臭袜子时,嘴角不免扯了扯。


不过石警官完全没有被嫌弃的自觉,他挠了挠头,从衣柜里扒拉出一套自己的衣服扔给花道常,而后不太怜香惜玉地将人推进了浴室,自己则是进了厨房。



等到石警官终于倒腾出一碗勉强可吃的面条出来过后,果不其然看见某人穿着件自己的衬衫,湿着头发,裸着一双白皙修长的腿半跪在餐厅的椅子上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石尧山喉结动了动,不自然地轻轻咳了一声,慢腾腾地走过去把面放在花道常面前,扯下她肩头搭着的毛巾,不太熟练地给她擦头发。


花道常看着面前的面碗,神色顿了顿,纤细的手指不自觉摩挲了下,唇边抿了丝笑,而后扯下那只在自己头上东擦擦西擦擦的手,果断地将人按到椅子上,自己则是从容地侧坐在还没反应过来的石警官的大腿上。


“...我说,”石警官从善如流地搂住她纤细的腰,微微弯了弯眼睛,“您这是哪一出?”


“两个问题。”花道常轻轻地搂住石尧山的脖子,上勾的眼梢里尽是风情。



“...什么?”石尧山被耳边温热轻柔的气息撩得有些心痒,忍不住伸手捏住花道常白皙的下颔摇了摇,不着调地问。


“第一,你为什么老揪着我不放?”花道常伸手拍掉石警官的手,斜了他一眼。


“...这个嘛...”石尧山摸了摸冒着些胡茬的下巴,果断利落地给了一个回答,“不知道。”



花道常皱了皱眉,显然不太满意,但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


“...还有,”花道常戏谑地伸出一根细瘦白皙的食指点了点石尧山的胸口,“既然你这么能...怎么不去城北或者城南的公安局溜溜?”


“这个嘛...”石尧山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一本正经,“城南分局是万万去不得的,季局长太帅了,有他在我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噢?”花道常眯了眯眼,伸手拧了他一把,“那你怎么不去城北分局?袁局长的公子反正已经名草有主了,你不正好有市场?”



“...嘶...那她们不是没有你漂亮嘛,而且...”石尧山龇牙咧嘴伸手揉了揉腰间被拧得生疼的肉,“而且我老石这个人一向是有恩必报,有一说一,半年前你救我那条命我总得抵押给你嘛。”


花道常愣了愣,随即嫣红的唇边抹开一抹笑容。



“你可得记住你自己说的话。”花道常勾着红唇,轻飘飘地在石尧山耳边呢喃了一句,忽然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



玫瑰花?


这家伙迷药还换味道的啊......



石尧山的眼前只有花道常巧笑倩兮的脸,他低低地骂了一句,随后眼前渐渐模糊,意识逐渐沉入黑暗。


......


“市政府大楼,过来抵命。”


石警官正百无聊赖地摆弄手机,忽然就收到这么一条没头没尾的短信。

“我靠这只死狐狸搞什么啊!”石尧山一手抓起车钥匙,不顾身后同事的惊呼往外跑。


事实上石警官开车的水平还算不错,蛇形扭动了十分钟,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市政府大楼。


花道爷再精明不过,动手前就先给石警官下了通知,所以这会儿特警还没到,石警官倒是先到了。


石尧山站在市政府大楼底下想了想,箭步冲进大楼,扒拉开一群惶惶然的白斩鸡文职人员从安全楼梯往楼顶跑。



果不其然,道爷正骂骂咧咧地坐在楼顶的栏杆上处理伤口,看到石尧山来了,果断地撂挑子。



石尧山皱了皱眉,上前接手工作,严肃道:“你说说你,怎么就跟市政府过不去,那老头一辈子都为自己保险柜里那点给漂亮秘书买包包的钱战战兢兢,容易嘛?”


花道常被他逗笑了,随口轻声道:“道爷我就是让他没钱浪怎么了?”


石尧山勾起唇,真诚无比地哄他:“对,你说什么都对!”



花道常嘴唇动了动,正想说点什么,却突然听到楼梯口有些不寻常的声响,神色一凛。



石尧山显然也听到了,他耸了耸肩,大喇喇地问:“怎么搞?”



“跟着道爷干怎么样?”花道常神色放松下来,似笑非笑,“要求也不高,老老实实给爷在家待着,我肯定是不会亏待你的。”



“那敢情好啊,”石尧山懒懒地舒展了一下身体,凑到花道常耳边暧昧不明地低低道,“那不还是我赚了?”



花道常弯了弯眼睛,眼梢染上抹真正的愉悦,虽作男性打扮,眉眼里却隐隐透着风情。



“行,那就先走一步,爷来给你顶风。”



......


楼梯口一群警员鱼贯而出,却只看到一把暗紫描纹的伞飘然下坠。



“...头儿...”小警员晕乎地望着楼下,呆呆地问,“咱...咱还追吗?”



“追你个头啊!”队长踹了一脚栏杆,愤愤地敲了敲下属的头。




......



亡命天涯,也总得一人赔命作伴。








评论(6)

热度(72)